给您最好的
猫粮!

第148辑|一日份猫粮

我是这个地方的老大,唯一威胁到我地位的可能是我的妹妹,但是她比我小,所以现在老大是我在当了,偶尔她要挑战我的地位,我就会在沙地上把她一顿乱捶,小兔崽子不教育一顿还乱了天。

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地方,也没见过我的父母是谁,只是在我懂事的时候,人总是围在我的周围。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物种,他们用两只脚走路,身材高大,力量远胜于我,经常一只手就把我给拎起来了。一把屎一把尿喂大我的是他们,即使他们力量远胜于我,但总是对我们唯唯诺诺的,好吃的好喝的供着。在我稍微懂事一点,就理解了,因为我和妹妹的身份高贵,他们是我们的仆人,所以准点有饭吃,有水喝,还有玩具玩。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我是这个片区的老大无误。

血统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我没有远胜于人类的力量,但是他们很懂得看我的眼色行事,例如我躺下露肚皮他们就知道过来帮我挠痒痒,我竖毛咧出牙齿时他们就知道跑得远远的。只有高贵的血统才能确保我有如此的地位,经过我的推论,我和我妹妹肯定出身高贵。一般我不伸爪子挠他们,虽然他们高大,但防御能力差,被我挠一下就几道痕。偶尔也还是要惩罚一下,纪律不能乱,谁让他们打扰我睡觉,硬要给我按摩,脑袋瓜子不灵活的仆人,我可不大喜欢。

这两个月我的生活就有点改变了,先说第一个。以前总有野孩子跑进我的领地和我玩耍,不过有一些就造反了,抢了我的食物,还把我和妹妹们胖揍了好几顿。晚上一般是仆人们休息的时间,发生的事情他们也不了解。直到有一天,几个野孩子叫声太大,惊动了仆人们,也有一两次被他们目测到我被野孩子们按在地上摩擦的情景,结果仆人们就开始行动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这些野孩子就从来不敢来我们的领地了。虽说得表扬一下仆人们的忠心耿耿,维护我的威严与安全,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小伙伴和我们玩耍,也怪寂寞无聊的。

另外一个事情就非常诡异,在许多个夜晚,有些小伙伴在外面高声呼唤,声音尖锐且性感。我和妹妹听了之后总感觉身体燥热不安,内心有些冲动的,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想法。我的仆人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而我和妹妹被带去医院动了个小手术,具体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手术,就是晚上听了小伙伴们性感的叫声,也不再有冲动的想法了。

这是两个小事,但也反映了一个问题,我和他们的沟通并不顺畅,沟通不顺畅便会造成麻烦的产生。例如我是希望和小伙伴们偶尔玩耍一下的,还有我挺怀念那种身体燥热的感觉,隐约觉得这是我与生俱来的一种感觉,在特定的时间场合会激发我身体里面某一部分的情感,但是我说不清,以后也没机会感受了,那次手术后,体内好像某一部分东西被夺走,再也找不回来了。

对了,我还没介绍我的领地。我的领地是一个马场,大约有二十多匹马和十来个仆人。马是大型的四肢动物,和仆人的关系不错,胆子特别小,我和这些马也沟通不来,有一次我从外面跳进沙地,想给正在骑马的仆人和马匹打个招呼,结果马被吓一跳,起扬后仆人从马背摔了下来。因此这个仆人有点仇视我,也不帮我按摩,偶尔喝完酒我去和他打个招呼他还给我来一脚。罢了罢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后也不和他玩了。

除了这些马和仆人,每天还有一些向我进贡的使者。每天都是一些不同的人,有一些会带好吃的给我,有一些会给我按摩,有一些也不大搭理我,可能和我的仆人们商量一下,如何有效地协助我管理我的领地吧。他们有一个特点,大部分的人过来,仆人们都会牵上马匹给他们在沙地上奔跑,让马匹快步慢步奔跑练习起坐,有时候跨越障碍等等。

我猜测,他们在练习作战能力,为了日后能为我开疆扩土,打下更大的江山。不然也说不通人和马每天都在练习是为了啥。但是我想告诉他们,我对自己拥有的这一片领地,挺满意的,也不需要打战什么的去拓展更大的领地。因为我每天和妹妹巡视领地,从早到晚,忙个不停,偶尔还有老鼠,蟑螂,蜘蛛等等潜入我的领地,得提防这些玩意儿,领地太大,不好管理。

有时我有个可怕的想法,究竟这些人是我的仆人还是我的主人呢?虽说他们表现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照顾我的衣食住行,但是我的生活是不是他们安排成这样子的呢?他们是不是因为我可爱才对如此地优待?还有那个动刀事件让我耿耿于怀,究竟他们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呢?

语言不通,沟通不了,我暂时也没有头绪,但我毕竟是个爱思考的猫,等我有一天想明白了,我会和大家说的,那一天我就是猫界的释伽牟尼。

好了,说了那么多,也该是时候巡视我的领地了。

配图 | 小鹿

排版|马甲

主编|白海伦 钱宇晗

策划|六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