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心心念叨几年的甲应,终究是来过了,真的只有六户人家!--《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隔绝在梅里的背后

去过的人都说

那是一个世外桃源

三年前无暇进入

今日终可了了心愿

昨晚在老张客栈的饭馆吃饭,和老张聊起了以前的察瓦龙和现在的察瓦龙,还聊到了15年留下甲应这个怨念,那个需要花一整天翻山越岭才能到达的,至今只有不到百名驴友进入过的,只有六户人家的小村庄。去过的人,回来不愿把甲应的照片随意的发上网上,因为知道一旦发出来,绝对会引来大批的人前往,毁掉宁静的甲应,永远只有一句话:那是十几二十年前的雨崩,不要去打扰她。

老张告诉我去甲应的路已经通了,可以开车过去,我惊讶不已,我以为甲应还如当初一样,需要跋山涉水,翻过察瓦龙东边的群山,经历极险的小路,徒步十来个小时,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到达,却不知道三年时光,连甲应都修了路。

和老张了解了前往甲应的方向、路况、行驶时间等一些必要信息,昨晚又做了一些功课,有备无患,毕竟前往甲应的路从未有过攻略,害怕出意外。

为了安排多点时间走今天的路,早早的7点多就起床准备,出发前突然发现爆胎了,走了这么多天,第一次出现故障,在察瓦龙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一家补胎的店,叫了老板上门补胎,费用80大洋,比内地贵了整整4-5倍。

从察瓦龙出发,不久有分道,一条路往察隅,一条路往左贡,按照老张说的,拐道玩左贡方向上山,盘旋而上的山路路况尚可,只是沙土路面有些颠簸。随着海拔的提升,目光不在被局限在了有限的空间,视野开阔得可以一路看到山谷几公里之外,心情顿然开朗起来。

进入西藏地界,每逢垭口或者高处,总可以见到飘扬的经幡,就像听到梵音阵阵,给人带来一种心灵上的安慰。

开始担心不知道要从哪里转道前往甲应,谁知道在翻上垭口,就看到一个修建得七七八八的大门,应该就是老张说的甲应入口了,看样子,不久之后路一修好,甲应要变成收费的景区了,如此一来,甲应会变得比雨崩还要糟糕,毕竟雨崩现在只能徒步进入,而不能自驾。

从入口开始,路况变得更加差,路宽变小,有些地方的坡度甚至达到三十四度,路面极度不平,坑坑洼洼,路上布满了碎石,车速不敢太快,要小心的避开,不然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飞起让车失去控制。

一边是没有保护栏的坡度六十七度的悬崖,一边是布满石头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滚落下来的峭壁,这样的路,开起来才有挑战性,既然真实的丙察察已经消失,最少前往甲应的路,我赶了第一波,体验和丙察察相似的路,足矣!

海拔上升到4400多米,还没到最高垭口,空气里已经弥漫着寒冷的雾气,前路茫茫,已经辨不清甲应的方向,关了车窗,单件冲锋衣裹紧都还感到寒意,更不要说下车拍照玩耍了,被高山凛冽的风吹得瑟瑟发抖。

快到垭口的地方,虽然风景更加壮阔,同时路况越来越险,在坡度接近七十度的盘山山路行车,精神极度集中,不敢大意,双手紧握方向盘,紧张中带着兴奋,害怕一个失神,失去对车的掌控,而这样难走路宽的道路,又是第一次走,打怪升级,这一趟走完,我真的就是老司机了,再无畏西藏其他的路。

有一段在山脊之上的路,开的时候并未奇特的感觉,等上了高处,回头看来时的路,如一条长蛇盘踞在群山之上。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路在走的时候局限在身体感官的体验,只有走过之后,回头去看走过的路,才能全面感受一路的凶险和艰辛,才能在记忆的深处留下最最深刻的记忆。

上山的路上,遇到这几天一路相伴的东莞朋友,昨天听我们对甲应的吹嘘,今天也想专门赶往甲应看一下这个世外桃源,比我们早出发了2个小时,到了垭口上被路况吓到了,不敢再往前走,加上今天要赶到察隅,在垭口呆了一会就往回赶,刚好半路会车遇到,停车调侃了几句,就分道别去,从此有缘江湖再见!

在通往垭口的盘山路上,遇到了向甲应运输建筑板材的货车,停靠在路边,冒似是出故障了,发挥友好精神,停下车询问情况,原来因为坡度太大,货车离合烧掉了,司机一筹莫展,只好叫来了甲应村的拖拉机,来帮忙把货拉进村里。

闲聊之际,知道司机是察瓦龙青旅的老板,这一趟是帮甲应村正在建房的朋友友情拉货,顺便出来玩耍一下。出来拉货的拖拉机司机叫达瓦,是甲应村六户人家中的一户。

一群人,把一车的板材从货车搬到拖拉机上,花了大半个小时,加上等拖拉机耽搁的时间,整整一个小时有余。搬完货,青旅老板冒着危险在没有离合片的情况下,艰难的掉了头,本来想着可以一路滑到山脚,结果刚下完盘山路,就停在一个小坡上了,只能打电话叫察瓦龙的人送离合片上来换,真是一波三折。而我们跟着拖拉机继续向甲应前进。

翻过垭口,下了坡之后几个转弯,就远远看到前方山谷中的几间木屋,还有尽头的雪山,只可惜阴天之下,卡瓦博格藏在云层中,见不到真容,只看到一座围绕她的不知名的卫峰。

看似近,其实远,从看到甲应到到达甲应,最后一段路路面的碎石更加的多,又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是接近了甲应,和传闻一样,安静闲逸,正因为偏远而交通不便,才有了世外桃源般的环境,洁白的雪山,和厚厚的云层融为一体,青翠的草木,即使在阴天下失去了光泽,在高原之上也显得格外的悦目,清澈的溪流,潺潺的隐没在山谷之中。

在一篇攻略中看到过,某个驴友,翻山而来到甲应,被这样洁净的村庄吸引,一住就是一个月,真该如此,才能把甲应看透。

喜欢摄影的,静下心来待一段时间,可以拍出很多绝美的大片,喜欢音乐的,每天面对如此美景,可以灵感涌动,创作出好听的歌曲,喜欢文学的,在天地自然,万物放空的雪山之下,可以写出直抵心灵深处的文字。

此情此景,该把吉他把出来,让音符跳动在空气中,高歌一曲,天地任逍遥,人生多变幻。

甲应往卡瓦博格的方向,一片郁郁葱葱的草甸,经幡围满了一圈,在风中飘摇,村里仅有的几户人家,无事休息之余,绕着经幡转经,没有雨崩那么热闹,虔诚的心却是一样。

跟着村民转了几圈,顺便混个脸熟,打听下哪里可以扎营,有没有什么风俗需要注意,我们不希望自己的鲁莽和无知,破坏了甲应的规矩。

本想着就在草甸上扎营,结果还没开始准备,就开始起风下起了大雨,搭帐篷过夜变得有点难度,想起路上遇到的达瓦,好像就是六户人家中的一户,还叫我们去他家做客,可是不知道他家是哪一户,发现其中有一家正在搞建设,记起达瓦拉木材就是为了建房,应该就是,前往一看果真是达瓦家,厚着脸皮进屋子里避雨,瞎聊一通,热情的达瓦把我们留下过夜了,最喜欢西藏这样朴质的人。

通了道路,甲应六户人家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许多,建起了新房,搭起了菜棚,从外面带进来了素菜的种子,可以吃上自家种的新鲜素菜,生活不再是青稞酥油茶粘耙这样简单,真心为他们可以活得更好而高兴。

从达瓦家二楼的小木窗,可以遥看前方那一片草甸,还有远处的雪山,达瓦说,如果天气晴朗的话,可以直接看到卡瓦博格,从这里走到前面的山谷,大概几公里路,往左边走,可以直达卡瓦博格下的冰川,这是一条经典的路线,也是进过甲应的人为什么对甲应念念不忘的路线,只可惜,天公不作美,时间不予许我们安心的停下来几天,去探索极少数人知道的神秘境地。

藏民的热情好客,是我们对藏地的印象,不因为陌生而拒绝相处,而是因为相遇自由缘分,每一个陌生的人,都是佛的安排,自有深意。

达瓦和他妹妹,劈柴烧火,煮茶下面,淡淡的青稞酒入杯,让人忘记了那些尔欺我诈的世俗,人与人回归到原始的真诚与热情。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比山珍海味更加的美味,因为着不再只是一碗食物,更添加了一份藏地风情。

入夜,建房的几个工人们,挤入到这间小小的屋子里,火烧得旺旺的,跟普通话不是很熟练的工人们抽着烟,喝着酒,聊着各种话题。

我们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礼物,除了方便面和一些糖果,再有就是我们的歌,拿着吉他,弹着他们不知道喜欢不喜欢的歌曲,看着他们的表情,对这种甚少接触或者说未曾接触过的事物,表现出来的好奇,歌词听不懂,曲调却是通用,就如我们痴迷于锅庄一样。

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已属不错,在藏民家借宿本来就不能要求太多,如果要干净的住宿环境,那是没办法的,就地铺上垫子和棉被,窝在火炉边上,就这样睡觉,感觉甚好,不要去讲究,不要去计较,不要的埋怨,甚好!甚好!

一整夜,外面的雨下个不停,身边时不时响起火中木材裂开的声音,听着头顶雨打在屋顶滴答滴答的声音,甲应的夜,如此享受,日此深刻。

心心念叨了几年

竟然就这样

出现眼前

没有辜负期望

一切如想象中一般

秀美静逸迷人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