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渴望等大品牌猫粮为何越做越差?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创新之父」查尔斯·凯特灵(Charles Franklin Kettering)有句名言:世界讨厌变化,但它是唯一带来进步的东西。

然而,过去10余年,宠物食品行业的一些变化,却令人惊讶。包括许多大牌猫粮在内的厂家改变了许多东西,从食物配方、原料到花费,却并不尽是「进步」。

渴望和爱肯拿的生产商冠军宠物食品公司(Champion Pet Food),今年曾陷入猫粮和狗粮的两宗官司。其中,2018年6月22日在伊利诺斯州提起的集体诉讼中,该公司被指控玩忽职守、不顾后果和/或故意歪曲事实,未能充分披露其在全美销售的宠物食品中重金属和毒素的存在,因此沦为被告。其狗粮也遭到调查,被认为有可能导致扩张型心脏病。

下图是渴望六种鱼狗粮2010年的配方和2018年配方的对比(不包括补充剂)。

2010年的渴望六种鱼狗粮,主要成分都是三文鱼(salmon),前两位的成分均为三文鱼,分别是无骨三文鱼和三文鱼粉;而2018年的同款狗粮,其中不含任何三文鱼。

下图则是2010年渴望狗粮和2018年渴望狗粮的豆科植物成分对比。

可以看到,2010年的渴望六种鱼狗粮包含2种土豆成分和2种豆科成分;到了2018年,土豆被去掉,但豆科成分从2种增加到8种。

再比较2010年和2018年狗粮的质量保证分析(Guaranteed Analysis):

两者的蛋白质和脂肪含量保持不变,但2018年版提升了纤维和水分。2010年时,渴望六种鱼狗粮的保证分析中披露了碳水化合物(carbohydrate)含量为25%,而牛磺酸(Taurine)含量至少0.4%;而2018年两项数字则已消失不见。

知道了这些宠物食品的变化后,消费者不妨向渴望的产商询问以下问题:

为什么包含了8种豆科原料?

8种豆科原料能带来什么健康益处?

为何删去了三文鱼?

为何不再提供碳水化合物信息?

为何没有了牛磺酸含量保证?

渴望的猫粮,又是怎样的变化呢?

以下是2010年渴望六种鱼猫粮和2018年的渴望六种鱼猫粮成分对比。

2010年的渴望六种鱼猫粮,主要成分都是三文鱼,成分表前两名都是三文鱼;跟狗粮一样,2018年的渴望六种鱼猫粮,里面不再有三文鱼。

再对比2010年和2018年渴望六种鱼猫粮的土豆和豆类成分:

与狗粮完全一致:2010年渴望六种鱼猫粮有2种土豆成分和2种豆类;到了2018年,没有土豆,豆类成分增加到8种。

2010年和2018年的猫粮质量保证分析呢?

变化比狗粮更多!2018年版猫粮的蛋白质减少了,脂肪和灰质(Ash)增加。2010年的牛磺酸含量「至少0.5%」,而2018年只有0.3%。

此外,2010年的渴望六种鱼狗粮有碳水化合物信息,猫粮页面则没有。

不仅如此,2010年的猫粮保证分析里提供了pH值信息,到了2018年,网页上也不再有相关信息提供。

同样的,我们也可以问跟渴望六种鱼狗粮类似的问题:

为何需要包含8种豆类成分?

8种豆类成分能提供什么健康益处?

为何不用三文鱼了?

为何从不提供碳水化合物信息?

为何牛磺酸保证值从0.5%降低到0.3%?

2006年,爱慕思宠物食品公司还属于宝洁(P&G),2014年时,玛氏宠物保健(Mars Petcare)收购了爱慕思和爱慕思优卡(Eukanuba)。但早在转让前,其宠物食品标签已经发生了显著改变。

2006年的爱慕思宠物食品都标注卡路里信息,因为过去规则曾要求公布这一数值,其官网当时也披露热量分配信息,这可以让消费者掌握宠物粮食中蛋白质成分、脂肪成分和碳水化合物成分所包含的热量。

2006年的爱慕思活性成狗粮(Iams Active Maturity Dog Food)成分表如下:

2006年的爱慕思毛球护理猫粮(Iams Hairball Care Cat Food)成分则是这样:

然而,2007年开始,爱慕思也删去了热量分布信息。

那么,爱慕思的宠物食品成分,与今天相比又有什么变化?

2007年的爱慕思羊肉和大米配方狗粮(Iams Lamb Meal & Rice Formula Dog Food)主页是这样介绍的:

第一成分是羊肉粉(Lamb Meal)。而到了2018年,成分表第一位已经变了。

2018年爱慕思保健羊肉和大米配方狗粮(Iams Proactive Health Lamb & Rice Recipe Dog Food)主页这样介绍:

2018年的爱慕思羊肉狗粮,排名第一的成分,赫然是鸡肉。

在看两者成分表的直接对比:

不只是第一成分从羊肉变成了鸡肉,2007年的爱慕思狗粮包含5种谷物原料,2018年则只剩3种。

消费者可以问爱慕思:

为何不再提供热量分布信息?

为什么羊肉粮的第一成分却是鸡肉?

爱慕思猫粮也有类似情况,下图是直接对比2006年去毛护理猫粮(Iams Hairball Care Cat Food)和2018年保健去毛护理猫粮(Iams Proactive Health Hairball Care Cat Food)的成分表:

2006年,羊肉去毛猫粮只含有两种谷物成分,2018年增加到了3种。

除了跟狗粮一样的问题,消费者也会问:

为什么要增加猫粮的谷物成分?

今年,美国饲料管理协会(AAFCO)曾关注的一个问题,在荒野盛宴(Taste of the Wild)的成分表上得到了集中体现。

下图是荒野盛宴2010年草原犬高级配方(Taste of the Wild High Prairie Canine Formula)和2018年草原犬高级食谱(Taste of the Wild High Prairie Canine Recipe)的成分对比:

2010年时,「美洲野牛」(Bison)是配方表第一原料,到了2018年则变成了水牛(Buffalo)。AAFCO在近期一次原料定义会谈上,与与会者讨论过两者的差别。美洲野牛是一个特殊的种属,与水牛不同,虽然后者的词汇含义也可以译作「美洲野牛」,但它其实包括许多种类,包括水牛。两者的营养成分,也存在差异。

AAFCO披露,有些宠物食品公司使用来自印度的水牛作为食品原料,但在产品标签上却使用了美洲野牛的图像,试图混淆消费者。

会议上并未提及品牌名字,但人们怀疑就是荒野盛宴。因为其2018年狗粮里在标签和官网上都展示了美洲野牛图像,排在成分表第一位的,却是水牛。

荒野盛宴狗粮2010年和2018年其他不同之处,是后者添加了土豆蛋白(potato protein)和豌豆蛋白(pea protein)两种成分。

消费者或许会问荒野盛宴:

Buffalo究竟是野牛还是水牛肉?

如果是水牛,来自哪个国家?

为啥荒野盛宴要添加土豆蛋白和豌豆蛋白?

这两种蛋白的营养益处是什么?

费用不是我们可以质疑的东西,但看看宠物食品的开销也很有趣。

2001年和2018年,成分几乎相同的产品,普瑞纳(Purina ProPlan Dog Food)2001年每磅售价0.8美元,2018年已经提升到1.88美元。

增加原料成分,可以为涨价增加说服力:你看我们的成本提高了。

60年前,在1958年的时候,当年美国的第一宠物粮食品牌是「Ken-L Ration Dog Food」,他们生产的狗粮原料是「美国农业部检查认证的马肉」,他们受到美国联邦法管制。

美国联邦法规定,所有「食物」,包括人类和动物食物,都必须采用美国农业部检查认证的肉类。然而,过去60年,美国政府却在实践中允许宠物食品不受联邦法规限制。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合规政策」告诉宠物食品行业,可以无视联邦法律,允许使用「病畜或者非屠宰动物肉类」生产宠物食品,并且可以无需向消费者披露,监管当局采取了「选择性执法」。

这就让人不得不质疑FDA…

为什么1958年时还必须使用美国农业部认证的原料,到了2018年却可以公开无视联邦法?

FDA凭什么对宠物食品采取选择性执法?

为什么不告诉消费者宠物食品采用了非屠宰动物肉源?

有关注宠物食品成分的人分析称,猫粮、狗粮增加豆类原料,是通过去掉消费者嫌弃的土豆和豌豆,用豆类分散植物蛋白原料的排名,让肉类成分排名向前移动。例如渴望六种鱼,改变配方后,从前5位是肉类,变成了前10位都是肉类……

至于鸡肉取代羊肉、去掉三文鱼成分,则被认为是为了降低原料的价格成本。

但以上分析仍属于一家之言,是否采信,「铲屎官」们需要自己衡量。

祝你和你家猫子一切如意。

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