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镇店之宝|今天我们不撒狗粮,撒点猫粮

小白是和他的同胞姐妹一起来到十三妖的,那会儿他俩刚断奶。还是只小奶猫。哦对,他的同胞姐妹叫,小黑。嗯。

人有人性,猫有猫性。在小黑“万人撸”的爆表亲和姿态相比之下,小白就是高冷总裁范。想让本公子主动凑过去求关爱,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要是你非要坐上来自己动,那就给你两秒钟,两秒钟本公子缓神的时间,一旦缓过神来拔腿无情立马走。

这么两面鲜明的旗帜就竖了起来,大家也都默认接受了。后来的日子里小黑越发地毛光油亮,毕竟谁都可以摸她一宿。小白么,小白就还是那样吧。

有那么小几个月时间里,十三妖的每个人都热衷于玩弄这两只猫。说两只,其实,就是小黑啦。大家洇浸在小黑乖巧依顺,任人其手,上摸下撸,永远都回报一脸满足的高情商里。也觉得小白高冷得很有分寸,足够逗趣。同时这俩兄妹血浓于水每天首尾相依地搂抱着睡在一起也是成为感动大家并争相呈出摄影作品的灵感来源。

这样的岁月静好在小黑离家出走的那天戛然而止。十三和阿龙找了附近所有可能的地方,找了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

也没几天,就两天。

于是大家都把关切的目光投注到白总裁身上,小白总裁没有令大家失望地悲伤失常了一阵子,似乎总在寻找,总在等待。然后十三妖越发开始珍惜小白,毕竟在他之前十三妖已经被两只猫抛弃了。嗯,小黑还不是第一名。在那之前一阵子,有只叫灰灰的猫在十三妖短暂地做过客。

看吧,十三妖给猫子取名就是这么轻率。也不知道随了哪个老板的性子。

然后三个老板一起做了一个决定,给小白咔嚓。

给猫咔嚓这件事吧,反正大家都觉得是对猫子好。降低了很多疾病的可能性啊,延长猫的寿命啊,发情的时候不会那么吵啊。啊对,对大家都好。双赢嘛。

但就是从那段时间开始吧,小白开始上头了。

最初大家发现的时候是因为,小!白!竟!然!愿!意!被!撸!了!

天哪,这对老板之一的柴十三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原先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认定小白虽然走高冷路线但是至少他能比别人多撸3秒。3秒钟,就这3秒钟给了他莫名的满足和优越感。他觉得,就算你们都不懂小白,但小白是我的。

但是现在。

小白开始变得温顺,有时甚至粘人。懒洋洋,也分不清悲伤还是无所事事,要摸便摸罢,走开就走开吧。

他要应付的,只是附近不知道哪来的一只野猫。花白相间,来势汹汹。不仅会来夺食,更会把小白打得嗷嗷叫。很多个晚上,十三妖大酒的局快结束的时候,小白带着战败的痕迹回家。

大家嘲讽怒其不争一番,然后愤愤。

肯定都是爱小白的嘛,所以大家想了很多办法。

比如,买了猫很不喜欢的气味的什么东西铺满厨房阳台。保护的一种方式不就是抵御吗。

可是哪有一种抵御是可以成全守护的呢。

小白得自强。

这当然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小白开始出去战斗。锦衣夜行,白昼也常不见猫影。

侵犯者越来越少出现在十三妖,小白越来越频繁出门。

他出去的时候不会交代什么,回来的时候也不会交代什么。只是有时候头上多了些灰,有时候身上几撮毛湿漉漉地被咬。 挨了揍回来也不求安慰,管自己吃了猫粮就找地方睡一觉。

睡完一觉,又见不到了。

慢慢的,十三妖再无野猫迷路误入,白总回来也总是一副胜利者傲慢的模样。

十三妖人喜大普奔,神啊!长康路的猫圈扛把子竟然花落我家!长脸长脸。就着这个由头又喝了几次大酒。

然后白总裁的傲慢姿态愈演愈烈,怎么个烈法到底几度呢,这么着,我给你举个栗子。

有那么个晴朗和煦的一天,白总回家,不是只有一只猫回家哦,还有一只耗子……

活的!!!

白总得意洋洋叼进来,信步上楼梯,在二楼的转角,把耗子放下。

放下……

然后,拨弄着玩。拨弄着玩!

那个下午,整整一个下午。整个十三妖充斥着这可怜的耗子的,撕嚎哀叫声。

无人敢靠近。

过了两天,一起回来的是,一只,青蛙。

再过了两天,又叼回一只耗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几天那只。

流程基本一致……

整个十三妖只有一个人无视小白的变化,无视一个霸道总裁的称霸历程。

这个人是个女的,她叫eva。这名字听起来就很可怕有没有。

只要eva在十三妖,但凡白总回家暂歇进食休憩,eva都是惊叫着大喊着奔过去,在白总反应之前一下抱住。不对,说抱可能有点不太准确,算是半拖半抱吧。

到处走。边拖边咕囔,小白好可爱啊小白太可爱了我要吃白白。

白总绝望的眼神让人心疼。

论辈分,白总还得叫她姐姐。

毕竟eva过完年7岁了。

她还有一个名字叫柴七七。

这个年大家都过得百感交集。

柴七七因为欺负小妹妹被扣了50颗星,日夜兼程还债,自己乖乖吃饭睡觉不作整理玩具。小白因为大年29给洗了澡结果第二天就战败脏着过年被大家伙儿嫌弃。

都百感交集,伤感为主。

年内,老板之一的柴十三一直有个伟大的猜测。

他猜小白是只有听力障碍的猫。所以你叫它名字毫无意义,你跟它说话也毫无意义。

我猜没有人愿意相信。

没有人愿意相信,但到底是不是事实呢?

这时候我该说下回再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