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那些年,我上门撸过的猫(此文包含很多猫片)

我可以偷小黄车养你哦!

在这个“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年代,是什么让你放心地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一个陌生人的?

在这个“慎扶摔在地上的老人”的年代,是什么让你每天揣着有一兜钥匙从这家赶往那家的?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相信,每一个养猫爱猫的人,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上门撸猫,21世纪的新兴行业,简单来说就是上门帮猫友喂猫并为自家主子赚得下一年的所有罐头钱。当然,我们家主子的罐头钱,有至少一半被我拿来包养外面的小流浪了。好在他们早已习惯我在外面有别的猫了。

然而,上门撸猫这个行业,不是你想入就能入的,首先,你得养猫,太少或太多都不行,2~3只是最好的。其次,你得长得人畜无害,傻白甜也不行,人家不放心把猫交给你。再者,你得是个忍受得了寂寞的人。想想大过年的,人家在晒红包的时候,你在晒猫;人家在撒狗粮的时候,你在倒猫粮;人家在遛娃的时候,你在逗猫。是不是,有那么一丢丢扎心呢老铁?

关于「晒猫片」这件事情,其实2018年春节一过完就想做了。只是,我拖延症晚期,一拖就是半年。时间(小鱼干)都去哪儿了?

好了,接下来我还是赶紧晒猫片吧。不然的话,主子们该有意见了。

首先,是侧颜很美的范宁。

据她爹说,她很傻。嘘!

毛特别长的Angle。

每次吃饭都要藏几颗猫粮在猫毛里当宵夜.

BTW, 他们的娘承包了我整个春节的零食。

身子最短、最胖、最喜欢在阳台看风景的**。

糟糕,忘记名字了。

我想它爹如果看到了,应该会给我留言告诉我它的名字吧。

特别不喜欢别人动它的粑粑的小橘。

每次铲屎都要上演粑粑保卫战。

跳进猫砂盆里对着我的铲子一顿打。

我内心,很奔溃。

我特别爱的撸撸(蓝白)和蛋蛋(美短)。

每次都把我带的肉和他们老爹准备的罐头吃光光。

Well, 其实大部分都被蛋蛋吃了。

最开心的是刚开始的那几天,一开门就看到蛋蛋朝我狂奔而来,然后各种蹭。

蹭过来(我是你的喵),蹭过去(你是我的人)。

喵(快,我要吃肉)。

你问我为什么是刚开始的那几天?

因为后来它就知道我每天大概什么时候出现了,

我还没到它就坐在门口等了。

很喜欢玩我手机绳的芥末。

和蛋蛋一样每次都会跑门迎接我。

每次我离开的时候,它都会坐在门口看着我,

大概意思是:就走啦?好吧,下次见~~~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喵。

这个喵,我至今没有见过她麻麻哈。

它呢,有点喜欢打人。

每次给它开罐头都好怕它打我,泪奔。

泡泡,快过来,把罐头吃了。

我(好)不(的)!

最棒(胖)的小蓝和小胖。

每次抱他们,我都觉得自己其实不是个女汉子。

什么?我有16斤? emmm,我看上去挺显瘦的。

总想着越狱的锅巴和饭团。

有奖竞猜:哪只是锅巴?哪只是饭团?

会自己开门进厨房找小零食的馍馍。

为此我还用胶纸把整个厨房的门封住了。

喜欢吃布丁,着迷逗猫棒。

下面我们来说说两只特别喜欢咬我的猫。

果子,一只对于我在外面有别的猫这件事情容忍度特别低的猫。

每次我给它倒猫粮的时候它就过来闻我,闻着闻着,就开咬。

后来,后来我就坚决不让它闻我了。

杜甫,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杜甫,再次见面,请别咬我!

BTW,宝宝手腕上至今还有它抓过后留的疤。

为此,她爹曾说要以身相许。

有奖竞猜:杜甫的弟弟叫什么?你猜!

提示,是只橘猫哦~

这5只猫,原谅老姐姐实在是记不住那么多名字。

根据碗的颜色,就叫小粉,小蓝,小黄,小红,小绿吧~

爪爪和妹妹,拆家大队的大队长和小队长,家里总一片狼藉。

这喵,我一直叫它老大。

它还有个妹妹,我一直叫它三花妹妹。

很胆小,至今还是怕我。

(老姐姐我长得有那么可怕吗,哭)

根据他们的麻麻的朋友圈的最新消息,他们最近特别爱撕纸巾。

麻麻已经开始研究猫肉的做法了,是清蒸好呢还是红烧好呢?

下面两位是耗子和消毒液。

有奖竞猜:那只是消毒液?哪只是耗子?

(我想我真是够了)

最后出场的是压轴大帅哥——捷豹。

(名字是我起的,不知道真名是什么)。

去年捡的猫中最最粘人的猫。

春节去喂它的时候,它总是求抱抱求举高高。

过得很好,老母亲我很欣慰。

然后,没有然后了。

我想应该很少有人能把所有猫片都看完吧哈哈。

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看你会不会给我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