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在川藏北线上寻找那些不一样的藏文化!--《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十年前的西藏

再也回不去

尚未破坏完全的川藏北线

找回点记忆

晚上才睡了7个小时,早上八点多就被二当家的叫了起来,完全睡不够,迷糊迷糊的,刷牙洗脸,直接罐了两瓶红牛提神。

九点多出发,索县那个安静啊,店铺基本都没有开门,单位基本还没上班,差点连个早餐都找不到地方吃,好不容易找了一家刚开门的面店,还得等半个小时才有得吃,为了吃一碗热面,等吧。

出索县,一个小时不到,就进入了巴青地界,风景转变,昨日一望无尽的草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山谷和看似矮矮的山,零星的经过一些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

进入巴青县城,原以为该是像波密之类已经建设得很不错的,结果却是一个尘土飞扬、机器轰鸣的大工地,到处都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好在昨晚赶不到巴青,不然在这样的地方住宿也是住得不舒服。极快的穿过巴青县城,没有停留,没有拍照,也没留下一丁点的印象。

藏区佛教分几个派别,而其中最古老又最神秘的,就是原生态的苯教,一直没有深入去接触苯教,想不到在317上竟然可以遇到,四毛说,苯教两个地方最多,一是阿里地区,二是317沿线的北部。

出巴青不远,遇到一个大大的玛尼堆,从未见过这样的玛尼堆,专门停下来看,刚好有两个老妈妈坐在边上晒太阳,看着她们逆时针转着经筒,竟想不到,这个玛尼堆是信奉苯教的信徒转经的场所。两个老妈妈不会普通话,无法沟通,想给她们拍照片,被挥手拒绝,只好偷偷的偷拍了几张就作罢了。

遇到一个路牌,写着“雅安镇”,吓了一大跳,世界这么大,原来同样名字的地方还是不少的,前几年遇到一个和老家某个镇一样名字的地方,今天又遇到了雅安。

过雅安镇,又开始爬坡,翻越4400多米的恰拉山口,一路平坦柏油路,一点难度都没有,没半个小时就上到山口。川藏北线和川藏北线其实差不多,也就是不断爬坡下坡,再爬坡下坡,要是让你开几次来回,你也会腻味的。

川藏北线因为川藏南线而被人所遗忘,传统自驾路线都是川藏南线和滇藏先入藏,青藏线出藏,如非我等这般走得多了的,基本不会选择川藏北线来走,也导致路上自驾、徒步、徒搭和骑行的人少之又少,从那曲转入317几百公里,过了巴青才遇到了第一个骑行的人,318上骑行的和徒搭的,都烂了大街,只有骑行317,在现在看来,才是真的勇士。

317明显没有318那么一路繁荣,相隔几十公里还是会有一个小镇,只是规模和配套施设无法和318比,几十间房屋,街上溜达的牦牛比人还多,简单的住宿也只有不讲究条件的穷游人才能接受,找个小卖部都难,这也是317的现况,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愿意走的原因。

一个索县东西3-4百公里,差不多三分一个广东省,开了多少个小时,才贯穿了索县,出索县进入丁青。

丁青往南是邦达,怒江从丁青流向邦达,而那个318最有名的七十二道拐,在317上也同样有,317七十二道拐的隧道还未打通,柏油路断在了山脚,依旧要走老路翻越垭口,然后走那段拐来拐去的山路。

转入老317,路况变成了压实的沙土路,颠簸不已,前边的车扬起的阵阵灰尘,飘满了整个画面,熟悉的感觉,那年走过的入藏道路,就是这样子的,开起来不觉得累,反而是越兴奋,青藏线也已经全线柏油路,川藏南线也见不到半点的泞泥路,滇藏新通道丙察察不久的将来也将全面柏油路通车,可以说,现在的入藏道路,再回不到那种走一次要废一部车的时代了,能寻到这丁点的刺激路况,已经不错了。

颠簸着上山,虽然是沙土路,也算平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垭口,挂了经幡,撒了龙邦,欣赏了一会风景,看着山腰那无数的拐弯,心情激动,马不停蹄的开着车就往山下奔,去体验那曾经的疯狂。

过了垭口,回归到正路上来,风景依旧,牦牛成群,稀薄的翠绿,触手可及的云,冷冷的风,车不在摇摆,平稳而前,只是,再过几年,这些画面会变成怎么样。

317总是可以给人惊喜,又给我们遇到了一个更大型的玛尼堆寺庙,寺庙不大,主殿和围墙之间的空间却堆满了玛尼石,后面的玛尼石更是堆积如山,藏民们把画了梵文或者图案的玛尼石一块一块的堆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积累成了今天的盛况。

真如四毛所说,10年南线那些可以触及的文化已经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浪潮之中,而今想要了解藏文化,只能在317上找寻了,这里就像那些年的南线,遇到的藏民,没有几个会说普通话的,这也是藏文化未被减弱的依据。

玩得不亦乐乎,都忘记巴青丁青是那曲虫草的主要出产地,索县之前遇到那个虫草集散地,要不是在晚上也必定回去探视一番。行车到下午5-6点时分,在一个山谷中,再一次遇到一个虫草收集点,也是所谓的虫草第一手交易市场,几百个帐篷,俨然一个小型的生活区,饭馆、小卖部、卫生间,所有生活所需都应有尽有,藏民们早上早早进山挖虫草,下午出山回到这里休息,交易一日所获,本来想停车看看情况,结果看着那些带着白帽子的回族人的眼神,好像对我们的经过警惕得很,就像我们是来抢生意的一样,想起昨晚吃饭的时候和老板聊天听到的,这里所有收虫草的生意都被回族人给垄断了,外地人根本插手不进来,真害怕不明所以的就停车看虫草,会被误以为我们是来抢虫草,生出事端,还是不玩了,直接开车从这里穿过。

向着四川的方向,海拔一路下降,大垭口没有多少个 ,小垭口就不少了,不知不觉又上了一个垭口,估摸着海拔也就4200左右,一点感觉都没有,连个名字都不知道,就知道这是一垭口,照例的挂经幡撒龙邦,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记得这么一个小山坡。

在垭口之下又遇到一个虫草的集散地,规模不如前一个那么大,只有零零散散的二三十个帐篷,放慢车速通过,也看到不少回族人站在路边关注着我们,从眼神里看到对我们的戒备,唉,看来想要来这里收第一手的虫草,真是不太容易。

天黑之前到了类木齐地界,本来看了地图离昌都也就100多公里,想着晚上赶一赶应该可以到达,结果在进入类木齐县城的检查站被告知到县城的50-60公里路限速30公里,领了时间限速单,到县城要2个小时,都晚上8点左右了,继续开的话,要到晚上10点后才能到昌都,正计划着和执勤警察了解后面路况,竟然被好心劝说,了解到类木齐和昌都之间还有一个垭口,隧道没打通,要走老国道翻越垭口,而且路况极其难走,比七十二拐难度还大,一般要3个小时,如果晚上的话,时间可能要更多点,危险太大,晚上还是在类木齐住好了,明早一早出发也一样。

计划赶不上变化,慢速开在前往类木齐的路上,开着车窗,抽着烟,纠结着终点是前面的类木齐,还是后面的昌都,正当犹豫的时候,四毛说要是今晚到不了昌都,就住类木齐好了,明天可以绕过昌都带我们去最近距离的天葬,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来了精神,2个小时都在问天葬的情况,听完果断的决定晚上就住类木齐,养足精神去看多年夙愿--天葬。

到达类木齐8点多,天快黑了,随便找了家酒店入住,吃了个大餐,逛了一小圈的县城,发现路边也有一些虫草贩子,凑上前看了几眼,虫草的规格完全不是巴青丁青出的大草,小得一塌糊涂,估计是玉树那边低海拔的小草,没了兴致。

明天翻过垭口到昌都,然后再开个半个天就可以出西藏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四毛要带我们去看天葬,真是人生最重要的经历了,一个晚上兴奋得差点睡不着觉。

川藏北线

走出了新的感觉

那种存在记忆里的感觉

多年未曾有过

曾经的川藏南线

曾经的仗剑天涯

曾经的好友成群

在慢慢的消失

能找回的

再只有这丁点的颠簸沙土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