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苏小旗:你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多美

我有光芒,此生不灭

你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多美

每周五下午三点半,都是我去做催眠的时间,在停车场一进一出,基本都是七块钱。

今天我出停车场时,看到一只小狗趴在收费亭外面的空调外挂机边。

真傻呀它,我想,天气这么热,它还趴在空调外挂机边上,那吹出来的可都是热风呀,它是在取暖吗?

这明显是一只土狗,浑身焦黄色,两只小耳朵尖尖的,立在头顶。但为什么它的脖子上会有一个红色的项圈呢?

待我在收费亭停下交钱时,我看到了亭下有两个盒子,一个装满了大鸡排,一个盛满了水。

收钱的女人皮肤白晳,典型的江南女人。我问她:“这狗是你们养的吗?”

她说:“这是一只流浪狗。”我说那为什么它的脖子上还有项圈?

她回答我:“那是我们给它戴上去的,它跑到我们这里,我们喂了吃的,它就不走了。”

我说:“真好。只要它不咬人就好,养着也没有什么负担。”

她说:“是啊,它不咬人的,很温顺。要是另一个人在,会让它进来,里面有空调凉快,我总觉得不太干净,就没有让它进来。”

我接过她找我的钱,把车开了出去。我在心里想:“进不进去的,又有什么要紧,天气这么热,它有食物可吃,有水可喝,另一个人当班时,还能吹吹空调。多好。”

无锡崇安寺有个小店,叫“喵星人”,里面十几二十只猫,一般来说,我一两个月会带着女儿过去玩儿一天。

昨天我送她跟我妈到无锡火车站坐火车,我们跟往常一样,会提前出发,在“喵星人”待上半天。

很久都没去了,里面的猫换了一拨儿,从前不少的被领养了,现在店里的这一批,是春天里流浪猫生的。

是的,店里的猫,基本都是捡来的,

有一只橘猫,因为车祸少了一只耳朵和一只眼睛,因为没有人领养,在店里养了最起码三年。

有另一只橘猫,也是因为车祸把后腿撞坏了,前后做过两次截肢手术,现在只剩下三只腿。

还有一只牛奶猫,叫“拖拖”,因为它整个下半身都是瘫痪的,只能靠两只前爪拖着后腿行动。

拖拖是两个学生在路上捡到的,她们打电话给老板娘,老板娘把它留下了。老板娘在众筹,打算带它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因为它不仅下半身瘫痪,肠子也不太正常,糖小姐知道了后,给老板娘发了个红包,多少钱我不知道,我没问。但是她跟我说,在所有的猫当中,她最喜欢拖拖。

我想,这一定是因为她心中对拖拖充满了怜惜。她一向怜惜弱者,比如我们家的两只猫咪,瓦莉强势,伊娃胆怯,糖小姐就会经常抱伊娃,并且总是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伊娃多一点。”

两个星期前,我们在小区垃圾桶附近发现了一只猫,它太嗲了,只要唤它,它便跑到你身边,像全身瘫痪了一样在你脚边赖着不肯走。

我们给它取名小咪,我们曾经喂过它猫粮和水,因为饿久了,并且从来没吃过猫粮的缘故吧,它吃猫粮是没有声音的,而是大口大口地吞咽。

后来它跑到小区保安室,赖在那里不想走,保安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我过去把小咪带回家,这可把我家里的两只猫气坏了。小咪吃饱喝足后,我又把它放了出去。

作为一只成年流浪猫,小咪很难被在家中豢养。

之后,我们发现小咪跑到小区对面的老邢家了。

老邢一家不是本地人,在我们小区对面租的房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经常有流浪狗和流浪猫赖在他家不走,他们也不撵,每天分点食物给它们;若是丢了,他们也不会寻,我曾经为他们家写过一篇文章,(点击标题即可阅读),后来收录在了我的第一本书《平生》里。

糖小姐特别高兴,因为小咪终于有“家”了。我与老邢婆子说好,我会提供猫粮,他们负责养就行,没事儿呢糖小姐会过去看看。老邢婆子说完全没问题。

小咪跟糖小姐非常亲,反正一听到女儿唤它,立刻跑过来,在她身边像全身瘫痪一样求摸。

后来我妈跟我说,小咪刚到老邢家就抓了两只老鼠。

我觉得当时我把它从我们家放走,是对的。这才是一只猫应该有的,真正的生活。

今天中午做催眠之前,我出去扔垃圾。

江南已经入梅了,气温高,气压低,热得难受。

我突然看到小区护栏下面大躺着一只半大橘猫,一动不动,我担心它是死了,但又心存疑惑:哪有死得这么休闲的猫呢?

我走近它,轻声唤道:“嗨!傻子?”

谁知道这猫一激灵起身,翻到了栏杆外面。

我被它逗笑了,但心中又有些愧疚:人家好不容易寻得个地方安安稳稳地睡着,干嘛非得把它吓跑呢?

于是我想,晚上回来时,要在小区隐蔽的地方,再放些猫粮和水,也许,它也是能够吃到的吧。

下午做催眠之前,我浑身疲乏,像是犯了大烟瘾,呵欠不断,眼泪鼻涕一起淌——为了保证催眠的效果,每个周五我都不会喝咖啡。

催眠的时候,我对催眠老师说,我很可能会睡着。他告诉我,完全没有关系,你不用有压力。

于是我在催眠老师的“咒语”中,真的睡了过去。但这种“睡去”,很奇妙,是头脑中没有任何杂念,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催眠老师在咒语中每次说到“你”时,我都会仿佛被提示了一般“清醒”,随后,再陷入毫无知觉的睡眠中。

催眠结束后,我睁开眼睛,发现催眠老师并没有走——他静静地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他对我说,如果你想再多睡一会儿,那就再睡会儿。每次我给你留的时间,都会比较长。

但我发现我并不需要再继续睡了,我觉得我的双眼充满了神采,我的精神从来没有这样清爽过,向来,我只有喝过咖啡的半个小时后,才会达到这种状态。

这是我在催眠中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我觉得好神奇。

催眠老师说,这是因为我刚才进入了深度睡眠的缘故,虽然只有四五十分钟,但却为我补充了很多能量。

我这才知道,能够拥有深度睡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啊!我都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过这样的睡眠了,这对于睡眠质量极差的我来说,真的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在我离开催眠工作室时,回头笑着跟催眠老师说再见,他对我说:“你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多好看。”

我的心中一颤。是的,我很少笑,我实在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什么可以让我经常笑的人和事。

正因为如此,在意我的人,深爱我的人,才会觉得我笑起来的时候,很是明亮与灿烂。

我的女儿会对我说:妈妈,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我的朋友会对我说:小旗,你看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多好看。

我也曾把这个问题抛给我另一个朋友,他说:是的,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很动人。就像花一下子开了,美得摄人魂魄,而且是猝不及防的那种。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马屁啊,要知道,在此之前,我还担心他会说我笑的时候“就像牙花子一下子开了”呢。

然后,我路过收费亭,见到了那只在大热天还傻乎乎趴在空调外挂机下面的小土狗,路过老邢家时看到小咪在椅子上睡懒觉,只是我没见到那只被我惊扰了美梦的小橘猫,但是,现在,就在我写完这篇文章之后,我要去小区里给它送猫粮和水了。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们,这篇文章,是我笑着写完的。

早安,我的姑娘们,和少数老少爷们儿们。

因为我的读者们太爱我的缘故,所以我公众号底部的流量主(就是小广告)在大家的疯狂地点击下,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现在还有九年就可以开通了。然后我插入了文中广告,就是上面这种。我品了一段时间,基本都是小程序,产品内容还不错,有需要的可点,但是不需要点得太热烈,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更感谢腾讯的处罚,我一定谨遵规则,做绿色网络的守护者。

苏小旗 · 颠倒众生工作室

苏小旗,自媒体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

善养猫,善自拍,善买衣服

比年轻时更美丽

精神在云之上,眼睛在泥土之下

心在云与泥土之间

一切皆可用文字表达

更愿我自己好

欢迎阅读苏小旗其他文章

树洞邮箱 : zzx0909@126.com

新浪微博:@苏小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