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跨过怒江大桥,翻过冰天雪地的垭口,到那个叫察隅的地方!--《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昨日被困的经历

惊魂未定

心有余悸未除

要去的地方

不久之前

印度阿三闹事的地方

昨天冰雪脱困的情景,今天醒来想想还心有余悸,好像又在生死边缘行走了一趟,逃过一劫,生活还要继续,旅程还要走下去,收拾好心情和行囊,离开察瓦龙,向察隅进发。

出察瓦龙,依旧是典型的进藏路宽,山谷穿梭,悬崖峭壁,滚滚怒江随行,阴天之下云层迭起,云雾在山中缭绕,双车道的沙石路沿着怒江而上,时而贴近江面,时而直抵山腰,在万重山中穿行,虽然,曾经的丙察察的道路已经不在,但是山和江还在,依然可以感受那份凶险。

距离察瓦龙几十公里,车没开半天,就到了横跨怒江的怒江大桥,没有部队把守,和318上重兵守卫的怒江大桥相比,这里看起来就像是被人遗忘的地方,连个看桥的都没有,这么重要的战略要道,竟然如此不被重视,不过也好,我们可以随便的玩耍拍照,318的怒江大桥可是连车都不给停,还不给拍照,而这里我们为了拍视频拍照片,可以在桥上随意的来来回回。

过怒江大桥,开始脱离怒江峡谷往西而去,翻越第一个垭口,一个不知名的小垭口,新建的水泥石头护墙,把盘旋十几个弯道的公路,建造在了五六十坡度的山体上,就像一睹墙拦在了公路前方两座山之间的山谷中,看起来非常有特点。

虽然小垭口不高,但是到上面俯瞰盘旋的山路,就像是一个九十度的悬崖一般,的确是够险的,好在现在修的路面够宽,行驶中感受不出来。

翻过垭口,海拔提升了一个档次,离开怒江峡谷之后,没有了汹涌的怒江水,多了秀丽清澈的溪流,路更加的接近山巅,这些流水最终汇入怒江,也算是怒江的支流。

遇到一群马班,十几个人,几十匹马,路面很宽,走得惬意,以前走的可是羊肠小道,那有现在这般闲情逸致,不用担心随时出现的危险。放慢车速,和马班并排同行,和大伙们聊起了天,原来是进山挖虫草的藏民,现在已经不需要通过马班运送物资,只好靠挖虫草增加点收入。

刚进入西藏界,总是有翻不完的垭口,从第一个垭口过来不久,又是一个更高的垭口,在垭口下面已经看到垭口上,绵延的山顶已经是满满的白雪,五月的西藏,融雪未化,雪山冰川刚刚苏醒,显得格外妖娆。

路上遇到一摩驴哥们,一人一车独走天涯,一看车牌,原来是广东老乡,惠州人,一开口的白话拉近了彼此距离,开着车羡慕骑摩托进藏的兄弟,因为我从未摩驴过。

到垭口,发现山上的积雪经滑落到了路边,堆积成了一个小小的雪坡,可以沿着雪坡爬上山,二当家和惠州哥们兴起,想尝试下爬雪山的感觉,组队上山,踏雪开路,就为了假装登顶雪山。我没有这种欲望,还是乖乖的在垭口下顶风放飞机,给他们拍牛X的照片和视频吧,结果视频和照片拍了,飞机被风吹到草丛里了,好在除了一点擦损,一切还正常。

垭口上下来,到了攻略说的目诺村,都说目诺很漂亮,有大片的草甸,有青山流水,有淳朴的牧民,可是眼前所见的目诺,阴天之下失了光彩,让人提不起一丁点的兴趣,没有阳光的目诺,草地暗淡无光,湖泊变得没有灵气,村庄显得普通。

丙察察线未改造之前,这里曾经是众多自驾者必须要停留的地方,一是因为路况不好,从察瓦龙到这里需要7-8个小时的时间,二是因为这里的日落和日出都有异常美丽的风景。而今,路比已经好太多,察瓦龙到目诺最多只需要3-4个小时就可以到,大家一天就可以轻松的感到察隅,也就没必要在这里逗留。不久的以后,目诺将会变成一个丙察察线上的补给点而已了。

过了目诺,又是一路的爬升,近十公里的长坡,前方吹来的风明显比前面两个垭口都冷,温度感觉已经接近0度。翻上了去察隅路上最后一个垭口--卓巴山垭口,山上的冰雪更多了,海拔4500米左右,路上甚至有几处地方直接被3米左右的冰层挡住,被人工开出了一条冰墙道路,不免让人想起进墨脱那个有名的冰墙。

垭口上一段平缓的区域,一片白茫茫的雪景,在白雾中格外的美,数个冰湖分散个各处,漂浮着碎冰,可惜天气不行,要是朗朗晴天之下,有蓝天和白云,绝对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停下来,拍出不少的好片。

过垭口再走十来公里的下坡土路,出了峡谷地带,见到了指向察隅的路牌,重新回归到平坦的柏油路,所谓的丙察察,结束于此,没有期待中那种历尽艰辛凶险的感觉,除了见识了路上的风景,和去甲应的路,无深刻的记忆,只是增添了自驾过丙察察的经历而已。

土路出来,往右去然乌,往左去察隅,十来公里,在柏油路上只需要10来分钟就到了察隅县城,和很多藏区山里的县城一样,察隅依山谷而建,狭长而感觉拥挤,简单的2-3条主路,横叉着若干的小道,不用一个小时就可以把县城逛得七七八八。

因为并不是旅游旺季,自驾而来的外来游客极少,县城里街道上行走的人依依稀稀,察隅往西南继续走,可以前往上察隅和下察隅,中国和印度唯一接壤的边界,也是领土争议的麦克马洪线的所在地,更是最近印度因为我国在中印边境修建境内公路搞得沸沸扬扬的中印冲突的地方。

小杨同志因为我们行进速度过慢,加上明天计划前往上下察隅,得多花2-3天时间,更重要的原因是,前方拉萨有妹纸在召唤他一起走青藏线去兰州,果断的决定抛弃我们找妹纸去,刚安排好住宿就迫不及待的赶紧订了车票明天一大早去八一,再连夜赶去拉萨。明天三人行又要变成两人行了。

即将成为一群人的记忆

化作一段冒险的历史

取而代之的是

滇藏新通道

美丽公路

任君行驶

人人可走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