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大桥已架,隧道已通,从此再无通麦天险!--《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李哥成熟深沉

隋姐乐观健谈

小五活泼开朗

二当家搞笑

只是一个负责开车的

完美搭配

临时队伍已成

向八一进军

早上起来,在湖边发了一会呆,还是那山,还是那水,只是然乌的印象,已经在经济的发展中被颠覆。从然乌上湖吹来的冷冽的空气,吹得人瑟瑟发抖,梦里的然乌湖,不知道还需要来几次才能有幸看见。

然乌已经来过无数遍,可是最美的然乌湖并未见识过,这次也不另外,依旧不见那惹人惊艳的湖水,虽说不是夏季的浑浊,却也带着点冰山融水的白浊。

再次上路,车上少了小杨,多了小五妹纸,还有早我们出发的李哥和隋姐。丙察察终于察隅,和318会于然乌,从然乌开始,再次重回318线,路况好得一塌糊涂,平坦的柏油路面,旅游淡季车辆少之又少,加上熟悉路线,哪里拐弯,哪里直道,都清楚得很,开出了高速的感觉。

同一条路走得多了,会变得麻木,甚少再有惊喜,318的风景,在5-6月,是最最平淡的,也是看得最多了,多得让我再次来到的时候,连车都不想停了,一个劲的踩着油门,冲冲冲。

出然乌,进入林芝界,界牌是一个印象最最深刻的地方,在这里,曾经命悬一线,差点被落石砸死了,每次经过这里,都有种重生的错觉。

进入林芝,进入了西藏的氧吧,大面积高耸的树木,释放着无数的氧气,让人忘记了身处高原引发的高反,氧气带给人清晰的思维,有了极好的心情,去欣赏一路的美景,而在这片茂密的树林里,藏着多少让人神往又美丽的地方,比如莲花圣地墨脱。

几年没来,除了路变得好了,路过的地方也变化巨大,有些已经难寻记忆里的痕迹,中午穿过波密县城,吃了个午饭,盖了个邮戳,虽然几条大路还算熟悉,容貌却已经变了。

进藏包含了太多的情怀,为了雪山,为了苍凉,为了触手可及的白云,为了超脱世俗的信仰,还有一种,是一路走来的证明--路碑,从上海到珠峰脚下,520、888、999、1111、1314、2222、3333、3999、444,简单的数字,代表我们曾一步一步的走在通往天堂的路上,留下的涂鸦,多年之后再一次又找不到了,很多路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此生注定到死的那一天,才会停下脚步。

那一年,通麦大桥在天灾中倒塌,没入江中,318全线中断,所有要进藏的车辆只能绕道317,那些年,修不完的通麦天险的泥泞道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修葺着,从未见过一日的平静,而今,这些记忆完完全全的成为了历史。

崭新的跨江大桥已经建成,穿过巨山的隧道已经通行,旧的通麦大桥依然安静的躺在江上,和新桥平行,只是再无人行走,可能几年之后,慢慢的老化,慢慢的破损,最后变成和众多没落消失的吊桥一样,只存在记忆中。

那条危险泥泞而又让人激动的通麦天险,被快捷安全的隧道替代,再也寻不到旧路入口,以前是路一塌方一滑坡就修,现在有了隧道,旧路再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人去管,用不了多久,经久失修,路终将消失,只剩下些如羊肠小道般的残亘断璧,新人不识,旧人难忘。

十年了,还是忘不了鲁朗的石锅鸡,早上出发,在路上就和隋姐李哥约好到鲁朗吃个下午茶,为什么用吃,不用喝,因为,我们的下午茶就是石锅鸡,一道曾经让我垂涎三尺的美味。

过通麦隧道,按着记忆中的印象寻找了鲁朗,结果已经看到了鲁朗的牌子,却找不到鲁朗小镇,心慌慌的,我以为在做梦,鲁朗突的一下怎么就消失了,我印象中的鲁朗小镇哪去了?找啊找,终于发现,原来在318路边的小镇,已经全部拆除,在不远的地方,建成了一个新的综合旅游景区,整洁现代,只是对我来说,鲁朗不再是鲁朗。

饱饱的吃了石锅鸡,翻上了色季拉山垭口,乌云密布,看不到南迦巴瓦,风呼呼的吹着,冷得我都不想下车,躲在车里享受暖气的温暖,隋姐一车兴冲冲的下车,没一会缩着脖子就跳回车里,微信里只传来一阵话:不行了,不行了,冷死啦,快走,快走,我们去林芝吃好吃的去。

好吧,现在这些旅游线路上的景点,全是看人头,拍个照都没法拍,我都有点厌烦的,还是对吃的有兴趣,向林芝进发吃东西。

从色季拉山下来,开始享受西藏发展的红利,第一次在西藏开高速,我不敢相信这里是西藏,这么现代的高速路,让人开起来感觉就像在内地一样。

这几年西藏的发展变化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大跨步的往前走,从几个主要城市的市容市貌,到出行的交通,一年不来,你就会有一种天渊之别的感受,这种变化,给西藏的人带来了福音,也给我们来西藏带来了方便。

到达林芝市区入住青旅,时间尚早,被隋姐李哥拉着打牌,打的牌叫什么给忘了,反正是学了一个来小时,结果入迷了,从下午4点多打到晚上10点,连晚饭都懒得吃了,直接干宵夜。

明天我和二当家要在林芝停留干点活,隋姐和李哥继续赶去拉萨玩,小五也搭他们的便车去拉萨,两天的相识,却已经如老友般的情谊,江湖路上,我们只和趣味相投、话语相合的人投缘,愿此生江湖还能再见。

波密的风光

通麦的大桥

排龙的天险

鲁朗的石锅鸡

色季拉山的林海

雅鲁藏布江的南迦巴瓦

有多少已经

消失在风雨之中

还有多少

在一点点的变成记忆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