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丽媛说心理|我的猫老师

我们一生会有很多老师,小学的语文老师,初高中的物理老师,大学的体育老师,还有大学毕业后的各种专业课老师......

从今天开始,给大家介绍我的两位修行老师:猫老师MONEY和LUCKY

>> Money 和 Lucky

Money和Lucky是被媛分别收养的两只猫,黄色的是Money,三花儿的是Lucky,名字都是被媛收养后起的。朝夕相处几年,牠们带给媛很多感悟,教会媛很多相处的技巧,诚心诚意地尊称牠们是猫老师。

>> Momey

2014年3月的某天中午,房东吕师傅敲开媛家大门,说前院住的小伙儿养过两只猫,有一只小时候调皮,小伙儿打过牠,牠就跑了,小伙儿把猫粮放在院子里,牠会回来吃,但就是不进屋。前些日子小伙儿搬走了,走的时候也没有抓住牠,就留了些猫粮,房东把猫粮挪进屋里,刚才趁着猫回屋吃的时候,把牠抓住了,房东知道媛喜欢猫,就过来问问。媛跟着房东去了前院屋里,空床板上的一堆破被子里传出猫叫声,房东说你别动,牠厉害着呢,挠人,我给抱过去放进你屋里吧。当房东抖开破被子的时候,一个黄色的影子闪了一下,瞬间不见了踪影,媛准备好了猫粮和水却哪里都找不到猫的影子,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影子,就好像不存在一样,闹的媛迷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牠是不是进过屋?一天以后,媛放弃了找牠的想法,给牠起个名字叫Money之后,恢复了自己的生活。每天,对着空屋子叫几声“Money,money”如果不是看到猫粮被动过,水少了,媛基本都忘记了猫的存在……不记得这样过了多少天,像往常一样,媛坐在茶台前看书玩手机,忽然,垂在椅子旁边的手,被凉凉的东西碰了一下,吓得媛一抽手,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Money水汪汪的大眼睛,莞尔一笑,媛说:你出来啦!

来到咨询室的来访者们,都仿佛是受伤的小猫,在没有获得安全感之前,你越追他越躲。咨询师只有安静的做好自己,在来访者获得安全感之后,就会主动来接近咨询师,静待花开。

>> Lucky

内心真正的愿望,希望一狗一猫,打打闹闹,欢快跳跃,目前的处境无法照顾一只狗狗,那么,两只猫猫也不错,总是希望Money有个伴,于是在朋友圈发布消息,只有一个条件:要只小猫,享受从小养大的感受……

9月的那一天,和平时出门一样去公交站搭公交,牠,孤零零的趴在站台的平台上,低声的嘶叫着,沙哑的嗓音,凌乱的皮毛,小心翼翼地抓起牠,放在媛的左手,刚好和媛的手掌一样大,没有犹豫,带牠回了家。 把牠放在饭盆前,立即像只饿狼似的,一头扎进了饭盆,狼吞虎咽的同时,还发出呼呼噜噜的声音,威胁着接近牠的任何物品……

新来的小猫起名叫Lucky,自从Lucky进了门,Money就不见了影踪,每天,Lucky像个流氓似的霸占了饭盆,把饭盆里所有的猫粮吃的一粒都不剩,Money不吃不喝不见影踪,一个星期以后,饭盆里总算开始有了剩余,Money也开始露面,开始吃喝,媛对女儿说,Lucky的饥饿感终于得到满足了,Money的情绪也开始消化了。 每次外出回到家,总是第一时间凑到茶几下面,吃饱后的Lucky总是静静的蜷缩在那儿,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每次去查看的时候,媛都是提心吊胆,担心牠已经没了气,凭着媛的经验,小猫咪不应该这么安静,想起药箱里的消炎药,于是开始加在猫粮里喂牠,迷糊的Lucky竟然吃不出药粉的苦,像往常一样狼吞虎咽,两天以后,终于看到牠,笨笨拙拙,跌跌撞撞的追着小毛球玩耍了。从此以后,每次出门前,茶台上的茶杯,茶壶全部都要收起来,回家的第一件事,看看又打烂了什么,桌子上的东西被推到地上已经不能算事儿了。

开始跌跌撞撞玩耍的Lucky就像个懵懂的孩子,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Money对牠的嫌恶,吃饱玩累了,就往Money身边凑,Money实在烦透了,会站起来挪去另一个地方,Lucky却不明就里地继续凑过去,也许正是Lucky的这种单纯和全身心的依赖,Money虽然不情愿,还是无奈地承担起了这个责任(瞧瞧Money那怨恨又无奈的小眼神儿) 不知不觉中,Lucky慢慢长大,对Money的依赖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自己追着家里一切动的东西玩耍,偶尔,去骚扰骚扰Money,Money心情好的时候,会和牠一起追逐打闹,更多的时候是冷眼旁观,满脸表达的都是“幼稚”二字,更多的时候是独自静静的蹲在窗前,望着窗外思考牠的“喵”生,媛望着牠的背影也在思考:希望多一只猫,可以互相有个陪伴?到底是媛的需要?还是牠的需要呢?

荒原枯草黄

▲滑动序列宽度设置小于100%的数值,可以在同一屏上显示多个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