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猫猫,我劝你善良

简单点生活

I  I 猫 I 王 I 大 I白   高 I 傲 I 如 I 你 I  I

我们一起学猫叫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听学长学姐说,学校有只纯白的猫,大家都叫它大白,是学校的猫王,他们也是听他们的学长学姐说的。算起来,大白也是学校元老级别的猫了。

我曾有幸见过大白几次,一次在垃圾桶旁翻找食物,我放了一根火腿肠招呼它过来享用,它却视而不见;一次在水果店前慵懒的趴着,我过去逗它,它却眯着惺忪的睡眼,对我的小伎俩没有丝毫反映。当时我想着,它可能年纪大了,是不是时日不多了,动弹不得,但是同学告诉我,猫就是这样傲娇,不轻易与你玩耍。

之后不知是因为行色匆匆,未曾留意身边,我竟再也没有遇见过它,它应该去了一个很美好的地方了吧!

原以为猫在我心中会一直保持这份高傲与疏离,直到这几月——

每天回寝室,寝室楼下除了一对对举止亲昵的小情侣,还有无法尽收眼底的猫们。三四只躺在马路中央,两三只伏在一旁的楼梯旁,一两只竟然藏匿于铁树盆里,兴许是在乘凉,甚是可爱喜人。但是这一数,一个寝室楼下有七八只,整个校园里更是数不胜数,何时猫会如此之多?突然像是踩到什么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地猫粮,爱心人士会给它们投食,一倒倒一地,猫没吃完,猫粮便留在了地面上。

这样的场景天天都能遇见,那到了暑假大家都回家之时,这些猫该何去何从,没人喂它们了,它们会自己去找东西吃么?大概会吧,饿极了肯定什么都吃,哪在乎是高级猫粮还是残羹冷炙?

但是,我想的太美好了。

图书馆门口的那只猫是被眷顾的,爱猫人士在门口放了一个猫罐头,但是猫不会自己打开罐头,需要人去拧开盖子倒出一些给猫吃,这让我想到小时候听到的一个故事——一个懒人平时不做事,有天他父母出门了,为了防止儿子饿死,在他脖子上挂了一个饼,结果懒人还是饿死了,因为它只吃了前面够得着的饼,而懒得去把脖子后面的饼转到前面。猫不是懒得打开罐头,而是它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靠别人生活,一旦离开他人,便失去了基本的生活能力,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其他的猫呢?

在自习室门口有只猫,每当有人从教室里出来,那只猫便冲着人喵喵直叫,是在向我们讨吃的,有次竟然还追着我叫唤,当时把我吓坏了,我怕它饿过头来抓我。明明四肢健全,而且一旁还有我们的外卖盒,里面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食物剩余,如果真的饿的不行,本能会促使它去找吃的,但它却没有,偏偏选择了乞讨。这很像在马路上没有缺胳膊少腿毫无病态,却向路人乞讨的人一样令人厌恶,既然身体还算康健,为什么不去劳动靠自己体面的活下去,偏要不劳而获靠他人的怜悯苟且着活着?

想起以前的一篇课文,好心人救下了一只乌龟,却导致一大批乌龟被老鹰叼走,因为那第一只是侦查龟,一旦它安然无事,便意味着外面是安全的,成群的乌龟便倾巢而出,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后果。对比当下,一旦有爱心人士喂了第一只猫,其他猫也尝到了甜头,长期以往,猫便不再主动去找食物,见到人便喵喵叫,讨食物吃。

我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我曾收留过一只刚出生没几天却丧母的小狗,那只小狗躺在路边,发出令人怜悯的哀鸣,考虑再三,我把它带回家了,喂它喝牛奶,但它还是没能健康成长,不过三日便不再有呼吸。尚未有自理能力和独立生存能力的人或者动物,我会给予些许帮助,因为不及时出手相助,很有可能失去一条鲜活的生命,哪怕我的出现只是延缓了它的归期,但尽人事,听天命,我对得起自己的爱心与良心。但是对于这些明明有生存能力的生命却想依赖着他人活下去,我不会给予帮助,现在的爱心,将来的毒药,一旦养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坏习惯,会加速一个人的毁灭,这不就是“啃老族”吗?只不过我们不是他们的“老”,他们利用了我们的善心,一次帮助、一次帮扶却让他们找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我不想成为间接“毁灭”他人的“老好人”。

想起文中开头提到的大白,大白从不吃别人给的火腿肠和猫粮,经常去饭垃圾桶靠着自己体面的活着,而现在的流浪猫却把自己当成了宠物,不去寻觅食物却冲着人嚷嚷。

猫者,高傲也,旁人不易近身,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待猫者,本是恭敬如斯,不多加干涉,尔来岂成这般,是谁之过欤?

文 字:岛主大人

排 版:岛主大人

图 片:网   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