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被前任喂猫粮的那些日子

他一把揪起猫,扒掉了它的小裙子,然后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裤腰带上……

我去!大兄弟,你不是认真的吧!你真的要日猫?

7月是新西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在奥克兰大学留学的我,遇到了比冬天还冷的男朋友。

他跟我一样是中国留学生,性格却像新西兰的冰山一样,所到之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方圆五里的生物,瞬间就会手脚冰冷。

他也知道自己高冷,在我向他告白的最后关头,他提出了自己的这个缺点。

我举起拳头,许下坚定的誓言:“不经一番彻骨寒,怎得梅花扑鼻香?”

那一刻,我在心里起誓,从此我最爱的季节就是冬天。

然而,我当时还是太年轻。

接下来的三个多月里,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愚蠢的凡人,你怕是没经历过真正的冬天吧?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哦。”

“跟你在一起一年四季都是冬季。”

“哦。”

“我不喜欢你了,我们分手吧!”

“哦。”

在我们分手前和分手后,他的高冷,让我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波动。

原来我们在一起的这一百多天,我只是过了个冬而已。

对我来说,遇到分手这种事,除了吃吃吃,恐怕没别的办法能弥补心灵的创伤了。

于是,我约了朋友,一起出去疯狂吃喝。新西兰的烤肉比蔬菜便宜,我们吃到横着走,摇摇晃晃地走在回家的夜路上。

这个夜晚跟前任一样冰冷,对失恋的人太不友好了。

怎么可以这么冷呢?我突然扯开嗓子嚎啕大哭,路边的猫“喵呜”一声炸了毛,吓得魂都飞出来了。

注意!这不是修辞手法。我亲眼看到那只猫的魂儿,从身体里飞了出来,它半透明状,维持炸毛的姿势,悬空漂浮。

看到这一幕的我,也被吓得丢了三魂七魄,整个人傻在那儿。

当时,我和猫在彼此眼里看到的都是惊恐,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Sorry,身为故事主角的我,没能撑住,直接晕过去了。

我睁开眼时,依然在我租住的公寓楼下,正被刚分手的前男友紧紧抱着。

不对!我是不是刚刚吃太多,断片儿了?这位男士,你放开我,我们已经分手了!

哎,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我好像整个人都是被他搂着的,我啥时这么矮了?

“喵!”随着我的一声怒吼,真相浮出水面——我变成了一只猫!!!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对,没错,就是刚刚那只炸毛的猫。难道我们灵魂互换了?我赶紧从他怀里探出脑袋,并没有看到我自己的身体。

“你在找什么呢?她已经被朋友带回家了。”前任叹了口气,“乖,虽然她被你吓晕了,但应该没事儿的。”

他把我揽进怀里,我本能地挣扎,他把我抱得更紧了,“你怎么到处乱跑,还把她给吓着了呢?”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是前任的猫?“被她看到我在这儿,岂不是露馅了?走,我们回家吧。”“喵。”我整个人沉浸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你为什么会对一只猫这么温柔呢?但他下一秒就变了脸,“你把我的心上人吓着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喵喵喵?这位铲屎官,你可别是在逗朕吧?如今我竟然翻身农奴把歌唱了!颤抖吧猫奴!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心上人?!

今天是周一,也是我们分手的第二天。早上他八点钟起床去上课,本喵就在他的床上赖着。他把猫粮为我准备好,撸了一把我的毛,“等我回来。”“喵。”我用爪子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赶紧走,他早上九点的法律课,可别迟到了。对我的举动,他有点惊讶,但也来不及多想,就赶紧出了门。我一只猫在床上思考喵生。此时此刻,我倒毫不怀疑我是他的心上人了。因为他昨晚睡梦中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既然心里有我,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冷漠?为了弄清事情真相,我决定展开调查。昨晚他睡着后,我踩着猫步在他的公寓里仔细视察了一圈。结果,真相没调查出来,倒是满足了我这个前女友的变态好奇心。最后,我跳上他的床,钻进他的被子,用小肉爪攀上他的脖子,感受他真实的温度,很温暖。

明明就是这么暖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让我觉得那么冷呢?我实在想不通。陷入困惑的我,一口气把一碗猫粮都吃光了。哎,借粮消愁吧!

前任姓吴,我平时叫他老吴。我从未想过,面对女友冷若冰霜的老吴,在面对猫时,会有温柔可爱的一面。分手后的这一周,老吴都十分怪异。跟他分手前,他的日常就是看书学习刷题,业余爱好是散步。下课或者饭后,总喜欢拽着我去学校操场散步。他腿长走得快,话也不说几句。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一边迈着小短腿追赶他,一边说话逗他笑,经常岔气。但分手后的这一周,他下了课就回家,除了晚上例行公事散步外,整天在床上趴着。既不看书也不玩手机,就撸猫,十分颓废。对,撸我,害得我天天掉毛,很快就要被撸成秃头了。最令我气愤的是,他一天对猫说的话,比跟我在一起三个月还要多。不过都是些没营养的碎碎念,唯一听到一句有营养的,是关于我的消息。“你知道吗?我今天又去她家门口散步,听说她还没醒过来,她朋友已经通知她国内的父母了。”卧槽?我如果醒过来的话,事就大了。我脑补了一个少女行动全靠爬,开口就是“喵喵喵”的诡异画面。冷不丁听他这么叨叨,还真有点不适应,我从未见他如此失意过。

平时,他是什么都不肯跟我说的。原来他的难过,纠结和压力,甚至与我相处时的小心翼翼,都只会跟猫说。在他寡白无趣的生命里,我是唯一愿意了解他的人。在他无以为继的孤独里,我是唯一让他感觉到爱的人。而他却因太过珍视我,怕失去我,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现在,他失恋了,他以为只有猫在陪伴他。可是,陪在他身边的,其实是让他失恋的那个人。而我除了陪伴他,什么都做不了。一周之后,他结束了颓废的生活,开始刷题。作为他的同系师妹,我开心地趴在他的法律书上,看他在做什么题。他有道题写错了,我下意识伸出肉爪,拍了拍正确答案的选项。笨啊!这个这个。“喵!”完了完了,我在干什么?老吴看了看题,又看了看猫爪。先是一愕,而后转为若有所思,最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竟默默修改了答案。

分手第二周,我发现老吴的行为越来越诡异。比如,给我换了一整套粉红色的猫窝和小被子。比如,给我买了一大堆宠物饰品。像什么粉红色的小裙子,粉红色的小发夹,兔耳朵的小帽子之类的。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小粉红,我若有所思:老吴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变态?老吴奸笑着把各种小粉红给我穿上,然后疯狂拍照上传,再拍照再上传。喵喵喵?年轻人注意节制啊!你这样本喵很羞耻的知道吗?并不想当网红啊喂!此外,每次我故意闹他时,他看我的眼神,总是带着奇怪的笑意。仿佛能透过我肉肉的猫咪身体,击穿我来自前女友的怂逼灵魂。“萌萌,这道题怎么做?我记得你的民法学得很好。”老吴突然侧过头看我。哦!我看看。我探头过去,用我的小肉爪扶正了试卷。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喵!”我一声尖叫,警惕地后退,他怎么喊了我的乳名?老吴看着慌张的我,那抹奸笑更深了,“萌萌,我就知道是你!”说着,张开双手要来抱我。我的闪避能力瞬间提升,他只把我的小裙子扯掉了,没抓到我。“怪不得这猫以前那么能睡,趴一天都不换姿势,现在却这么活泼……”老吴感叹,“我身边最活泼的生物,恐怕就只有你了。”我愣在那儿,一时竟不知该不该夸他聪明。完了完了,我露馅了!看来,以后不能愉快地撒泼耍赖、混吃等死了。我已经预见到自己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的日子了。难道我要用这双猫爪为他洗衣、做饭、刷题?那我是不是还要生几只小喵喵来供他吸?不应当啊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猫咪啊禽兽!

我们的斗争,主要以我拼命逃,他一直吓唬我为主……最后我饿得实在跑不动了,整坨瘫在了地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他把我从地上捞起来,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给我倒猫粮。吃饱喝足之后,我更不想动了。老吴见我终于老实了,才握着我的猫爪说:“今天,你爸妈来奥克兰把你送进医院了。”我心里一惊。也是,一个大活人两个星期没醒过来,估计爸妈都吓坏了吧。他看懂了我的神情,接着说:“我不知道你和猫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我想,你总是要回去的,不如我们去医院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儿?”“喵!”我点点头,抬起爪子和老吴击了一掌。到了医院,老吴把我放在病床上,我踩着猫步走过去坐在枕头上,看着自己那煞白的脸,孱弱的四肢和正在输液的手腕,我心里有点苦。“啪!”我一猫爪呼自己脸上了,你丫快给我醒过来啊!!!我妈吓了一跳,抬头瞪着老吴。老吴也愣了一下,然后没忍住笑出了声。“阿姨对不起……”老吴敛住笑容,一把将我揪了起来,“它早上吃多了,可能是吃饱了撑的。”我四爪悬空,欲哭无泪,老吴你别拦着我啊,我要治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猫咪!怎么睡得跟头死猪一样?“阿姨,您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来守着她,有什么事我给您打电话。”我妈脸色缓和了一些,“那好,辛苦你了小吴。”欸?就这么把我交出去了?哦对,我妈还不知道我俩分手的事。我妈走出病房,老吴把我提在手上说:“你干吗?毁尸灭迹?不做我的人,非要做我的猫?”本喵傲娇地蹬腿儿,心想,做你的猫跟做你的人相比,那体验可差了十万八千里哦。老吴见我蹬腿儿,把我放下来,认真地问我:“你们到底是怎么互换的?”本喵眉头一皱,发现解释清楚真相并不简单。老吴,你这是在逼一只最爱你的猫即兴表演啊!我左摇右晃在被子上缓慢走着,然后忽然回头,表演一个惊吓后的炸毛,接着就瘫死在被子上。我陶醉在自己的演技里,觉得奥斯卡欠我一座小金人,哦不,一条小金鱼。“喵?”我爬了起来,问他懂了吗。老吴意会,“这么说,是惊吓导致的喽?”我点点头。老吴这120的智商还是可以的,理解能力已经跨越种族了,全场最佳。

“其实,我也不着急把你变回来。”老吴突然严肃。“喵?”“这样就可以多欺负你几天了!”您老人家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走高冷路线的?这是被自己冻傻了?

老吴眼珠子一转,突然坏笑:“我还是觉得你做我的猫好一点。”说着,他一把揪起我,扒掉了我的小裙子。然后,把手放到了自己裤腰带上……我去!大兄弟你不是认真的吧?你真的要日猫?

故事还没讲完

欲知后事如何

即可阅读完整故事

作者介绍:

颜晓夕:专注撒糖的脑洞写手,愿天真的人有人懂。个人公众号:夕阳里的夕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