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挖了半天虫草,连根毛都没找到!--《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人生就像行车

有人上车

有人下车

聚散有缘

因果注定

没办法改变的事

就随风而定

无法强求

早上五点多,睡梦中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模糊中记得小杨收拾东西出门,我是起不得床的了,剩下早起的二当家送他一程到车站坐车。

8点多睡到自然醒,打着哈哈出发,先到边防支队办理前往上下察隅的通行证,虽然已经在家办了边防证,但是去上下察隅这样重点的边境地区,还需要在察隅再次办理一次手续。

我是有边防证,二当家上车急,没来的急办理,原想着来察隅再办理应该问题不大,结果在边防支队被卡住,所有前往上下察隅的游客,都需要先在户口所在地办理好边防证,再来边防支队盖章放行,没有边防证绝对不予许前往上下察隅的中印边境。

突发情况搞得缩措手不及,如果一个人去,就得留二当家在察隅等我两天,一天只能够赶去下察隅来回,要去上察隅得住宿一晚,考虑一下,还是算了,留点遗憾以后才有动力再来,既然上下察隅去不了,那今天就和二当家去然乌。

察隅到然乌的路好得一塌糊涂,想想当年骑行经过然乌,人人都说去察隅的路多么多么的难走,吓得我们不敢前往,5-6年的功夫,路变了模样,全程柏油路,人少车少,呼啦呼啦的,不到200公里的距离,半天都可以到了。

峡谷地带,虽然青山翠绿,溪流清澈,但是视野始终不够,眼睛可到之处有限,遇不到震撼的景色,连拍照的兴致都没有,即便是一些有趣的景,也是停下车,在车上匆匆拍几张照片就走人,一路狂飙,经过几个乡村,也都刷刷的过去,连名字都没有记得,只是检查站多了起来。

察隅和然乌之间,只有一个算是垭口的垭口,德姆拉山垭口,海拔并不高,也就4500左右,从印度洋经察隅的暖气流,在这里被最后减弱,垭口之下还能见到大片翠绿的景象,翻过垭口,一切开始变得西藏起来,那么的苍凉。

翻上垭口,一座座的雪山林立天际,白云涌动,蓝天浮现,熟知地理位置的我,明白,这些雪山是喜马拉雅山脉的最东部,雪山之后就是上察隅,延伸而去可以到达米堆冰川,而从上察隅的河谷往西北方向,翻过一座雪山垭口,可以直接到达墨脱,这条线路网上资料极少,但是绝对可以走通,只是因为位于麦克马洪线这条争议最大的也是事最多的争议边境,并不容易进入,所以这条线路很少人走。

垭口后面一段平缓的道路,路边时不时可以看到停在路边的小面包车和摩托车,开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眼尖的二当家一下叫了起来:挖虫草的藏民。唰的一下停车张望,在茫茫的山腰草地上寻找藏民的踪迹,发现周边远远的有好多趴在地上慢慢挪动的身影。作为一个做虫草生意的人,我心情小激动一番,停好车,向着藏民的方向直奔而去,看似不远的山腰,走得我气喘吁吁,哎呀,缺少锻炼啊,太安逸了。

看到我们的着装,藏民以为我们是来旅游的可以坑的游客,一个个从口袋里摸出用烟盒或者塑料袋装着的虫草,向我们推销虫草,喊价比正常价格高出1倍,当知道我们在内地做虫草生意的,一个个又把价格叫回了正常价,现在的藏民啊,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些淳朴的藏民了,在某方面也变得势利起来。

混了1-2个小时,熟了之后,为了拍摄一些关于虫草的视频,找了个大叔一路跟着他,看他怎么找虫草,怎么挖虫草,每挖到一根我就拿一根烟给大叔抽,短短一个小时,大叔挖了3-4根,都是大根的虫草,一根最少得40-50元,大叔今天沾了我们的运气啊。

看到大叔挖这么多,我们坐不住了,反正这片山头没有规定,只要是你挖到的就是你的,二当家豪迈的说:今天我们要是挖不到一根,今晚就在这里扎营不走了。两个人信心满满的开始学着大叔的样子,爬在地上扫荡般往前,爬到双手双脚发麻,眼睛冒星星,脑袋缺氧有点高反的感觉,从中午12点到下午4点,虫草一根都没找到,看到的全是满地的草,回头看大叔,加上之前挖的 ,一共都挖了20来根虫草了。想起几个小时前的誓言,懵逼的看着二当家,等他发话,二当家狠心的喊:挖个毛线,走啦走啦!两个人灰溜溜的回到车上,灰溜溜的走人。

垭口离然乌只有60多公里路,才下午4点多,拍着照片,创作着视频,慢慢的溜达到然乌还可以很早,还能美美的吃个晚饭,而且二当家受一个朋友的委托,有个妹纸在然乌,想要跟我们的车顺路去拉萨,有妹纸我们自然那个高兴,想去然乌看看妹纸好不好看,再决定明天去墨脱还是直接杀拉萨。

路上不经意往左边看到一个地方,感觉很熟悉,一时间想不起,搜肠刮肚的筛选着记忆,想起,那是十年前印象最深的仁龙巴冰川啊,曾经爬到过冰川的中部呢。那时在司机带领下,我们坐着越野车,涉水过了几条溪流,把车开到冰川下不远的地方,现在10年过去了,不知道是否有修了路,放慢车速,试图寻找到一条前往冰川的路径,结果,只没找到一条可以脱离主路的岔路。

当我们停下车遥望仁龙巴冰川,正准备放弃直奔然乌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个开着摩托的年轻兄弟,停下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去仁龙巴冰川,我们害怕的以为是一个骗子,要带我们去一个偏僻的地方骗我们的钱,我们是小人,兄弟是热心人。

跟在摩托后面,从一条很隐秘的土路脱离主道,开上了草地上,在几条明显的车辙土路上颠簸前行,向着冰川的方向,路况崎岖的担心哈弗H5过不去,小心翼翼的开着,兄弟特意放慢了速度等我们,过了崎岖地带,还需要涉水过两处溪流,水不深不浅,水线刚好漫过三分之二的车轮,考验技术的时候,第一次开这样水深的路况,心情极度紧张,害怕在河流中间死火,那可是没有救援的。

从大路到藏族兄弟他们帐篷的营地,握方向盘的手都握出了汗,怕翻车,怕陷进泥地,怕水里死火,好在一切没有发生。在营地看着仁龙巴冰川,冰川比来古冰川好看多了,来古和米堆通了道路,景区也比较成熟,开发度较高,冰川已经不如以前那么洁白,而这里,因为还未被开发,显得格外的自然,喜欢这样的风景,只有山和少数的人,这样看雪山和冰川,没有人打扰,静静的。

从营地到冰川脚下,还要走半个多小时路,来回一个小时,如果上冰川的话,还要多2个小时,太阳已经开始西去,阳光里感受到傍晚的凉气,放弃了上冰川的念头,看过了就够了,告别带我们进来的兄弟和他的朋友们,寻了路回到大路上,继续向然乌走去。

上到大路,太阳已经下山了,只剩下一点余光,升起了夕阳的,染红了天上的片片云朵,给我们最后的风景,那一抹抹的晚霞,配上冷色调的雪山,又是另一种味道的风景,引诱我们停下车来拍照。

160多公里,开了整整一天,玩得开心,玩得尽兴,又是天黑了鬼子进村,晚上9点多才进到然乌村,黑灯瞎火里找着妹纸住宿的青旅,本来想住回前几次来的那家民宿,因为要和妹纸碰头,决定和妹纸住同一个青旅。

和妹纸碰了头,嘘寒问暖聊了一通,发现是同道中人,并非娇气小姐,和二当家果断的放弃墨脱的行程,明天带上妹纸直奔林芝,嗯,妹纸自称小五,我们又多了一个叫小五的小妹了。

然乌和察隅

来一次不够

那就来两次

两次不够

那就不断的来

直到我们向往的风景

人为的发展中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