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小三的白月光成了我男朋友(全)

文:腐小萌  图:网络

郑泽与成离是一对同性恋人。可这天,成离出轨了。

而且郑泽还是在自家里,将两人抓了个现行。

郑泽对于眼前这一幕并没有太大惊讶,可没想到成离还是刷新了他不断在降低的下限。

“成离,我们完了。”

郑泽并不看沙发上衣衫不整的两个人,径直走到卧室里开始收拾东西。

整个屋子只有嘟嘟叫唤的声音,郑泽背着猫包,一手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卧室,对成离说:

“给你一个星期时间搬出我的房子,我已经在中介那里挂了牌打算卖出去。”

“凭什么!”

成离还带着几分理直气壮:“我也是出了房贷的。”

成离涨红了脸,还是不甘心补了一句,“当初说好的那算是我还的房贷。”

“三天内给我搬走,我还要找人过来消毒,毕竟太脏的地方我也不敢卖给别人。”郑泽也不想听成离再说出什么极品的话来,利索的关上门走了。

五年的感情说不难过那是假的,早在无意间发现成离出轨那天郑泽就想拎着他的质问为什么,可是那样太跌份儿。

毕竟两个男人谈恋爱,最后搞得歇斯底里跟娘们叽叽歪歪不好看。

郑泽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他从来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却让成离将眼眶揉出血才将这颗沙子取出来......

那边的房子郑泽是不打算再住了,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郑泽拉着行李箱走在马路上忽然生出了一种无处容身之感。

当初背井离乡来这座城市打拼是为了成离,买房是为了能跟成离有个家,如今想想这几年几乎都在围着成离打转,作为一个大男人,确实挺可悲的。

背包里的嘟嘟在喵喵叫着,郑泽这才想起他今天出门忘记放猫粮了,显然成离忙着发情更没时间去关心嘟嘟。

正巧对面郑泽经常光顾的那家面馆,面馆老板家里养了只白猫,跟嘟嘟有着革命友谊。

这个时间点面店里的人并不是很多,郑泽跟老板打了个招呼便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准备先给嘟嘟喂点东西,嘟嘟一丛猫包里钻出来就熟门熟路的跑到门口去找小白了。

郑泽从行李箱里拿出两个猫罐头,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门边上靠坐着一个人,头戴着黄色的安全帽,蓝色的工作服上灰扑扑的,低着头在跟小白玩猫爪在上的游戏,看不清楚样子。

郑泽将两个猫罐头放在门边上,两只就争先恐后的吃了起来,那个坐着的工人也没离开,专心致志的看着俩猫咪吃饭。

郑泽点了一碗面不紧不慢的吃着,目光随时注意着门口的嘟嘟,不可避免的就看见了还是坐在地上的那个工人,在郑泽这个位置只能看见那人的侧脸,轮廓分明的样子。这人让郑泽想到了刚刚来这座城市的自己,那时候几乎窘迫到连吃一碗泡面都不敢多加个蛋的地步。

看门口的嘟嘟吃得差不多了,郑泽三下五除二吃完了自己的面,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在结账的时候郑泽为门口还在坐着的那位点了份牛肉面,付完钱抱着嘟嘟就出去找宾馆准备将就一晚上。

夜晚,郑泽躺在床上,双眼愈发迷蒙,他又想起了与成离的这几年......

郑泽和成离都是建筑设计师,毕业后进了同一家设计所,成离总是很害怕别人知道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为了避嫌,他们会尽可能避免交流。

郑泽虽然知道这个社会对同性恋就是这样,可是成离的态度多少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近期设计所里打算提拔一位副所长,成离暗示过郑泽好几次这个机会对他非常重要,郑泽本来就不是个事业心极重的人,也打算趁这个机会换一家设计所来结束他们俩在所里的尴尬处境。郑泽原本打算拿到新东家的offer之后再跟成离讲,现在看来竟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了。

郑泽在新的设计所附近找了几个小区,最终还是挑了一个门口开了家宠物店的,毕竟他上班的时候忙起来也没太多时间照顾嘟嘟。

交完房租押金之后,郑泽的钱包基本处于干瘪状态,没钱请搬家公司就只能靠自己。就在郑泽背着嘟嘟换新家的时候,发现了住他对门的一位画风清奇的小哥和他家的猫。

“皮卡丘,你是猫又不是狗,为什么非要每天出门遛弯儿。”

那小哥蹲在门口正一脸严肃的跟一只圆滚滚的虎斑橘猫讲道理,“这小区里的猫猫狗狗都被你揍遍了,再这么下去我们就要被投诉了。”边说话还一边玩着猫爪,跟他脸上的表情一点不搭调。

那只橘猫则是一脸高冷蔑视着小哥,郑泽正想笑,猫包里的嘟嘟就喵喵叫了起来,非常激动的在里面动来动去。

那小哥这时候才注意到身后有人,抬起脸来朝郑泽扬起一笑,“你好。”显然对方不是个经常笑的人,脸稍显僵硬,但眼底充满阳光。

“你好,我是新搬来的。”郑泽也礼貌的朝对方回以微笑,“你家猫咪叫皮卡丘吗,真可爱,我家这只叫嘟嘟,以后可以交个朋友。”

郑泽话刚说完,原本站在那小哥面前的橘猫就迅速的窜到了郑泽的身边,朝他背上的猫包叫了起来。

“我叫周深。”小哥哥摸摸鼻头,有点尴尬的说:“我家皮卡丘,嗯,比较热情。”

郑泽想着嘟嘟搬新地方以前小区的那些毛朋友可能都见不到了,索性就放下猫包将嘟嘟抱了出来。

“那么,两只交个朋友吧。”郑泽笑道。

这个夏天,很适合交友。

成离以为自己太了解郑泽,他向来是个心软的人,所以对于郑泽那天晚上要求他三天内搬出去的话没当回事儿。

直到有天下班回来发现自己的东西全部都被扔在门口,并且门锁已经全部被换掉了,成离才意识到他似乎从来没有仔细了解过郑泽。

办完离职后,距离新设计所的入职时间还有三四天,郑泽找好了中介准备买房,其余时间在家宅着陪嘟嘟。

那只名叫皮卡丘的橘猫已经成了家里的常客,也几乎每天都会被隔壁的小哥一脸歉意的将猫拎回去,几次之后,两人间也算是熟络了。

新的设计所在业界很有名号,毕业前的郑泽有幸成为这家设计所的实习生,原本是有转正的机会,可是成离没能够被录取上,为了照顾成离了想法,郑泽婉拒了设计所的邀请,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郑泽觉得自己还真是傻,如今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

郑泽的记忆力一向很好,跟三年前相比,设计所里的面孔几乎没怎么变过,也只有那么三四个脸生的,一个上午时间大家也就算是熟悉了,只是一直都没见过那位据说新上任的所长,倒是关于他的传闻听说了不少。

“我们所长那颜值,分分钟秒杀电视里一众小鲜肉。”一位女同事捧着脸花痴。

“他的皮肤我也很嫉妒,不知道用什么护肤品。”又一位女同事边照镜子边说。

“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一位男同事愤愤不平。

“可是人家的才华你只能膜拜脚趾头。”有一位男同事叹气。

郑泽只能在同事的八卦里大致的了解一下新上司的为人,作风严谨,帅炸天,咳,面瘫天才。直到下班时间将近的时候被身边的同事戳了一下,郑泽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所,所长。”郑泽忽的从座椅上站起来,有点结巴。

“叫我名字就行。”周深面无表情,“欢迎加入。”

“那以后还请周工多多指教。”郑泽微笑着伸出手,周深也伸出手回握了一下。惊掉了设计所一众下巴,不是说所长是个洁癖狂吗?这不科学!

郑泽想的是,周工,周公?他嘴角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

除了还能收到成离三不五时打过来的骚扰电话之外,郑泽最近的生活还算是挺惬意的。

郑泽的父母算是比较开明的人,当初郑泽跟家里人出柜,已经戒了烟的郑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了一整宿的烟,第二天早上郑母将躲在房间里的郑泽叫出来,郑泽就那么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

郑泽看着烟灰缸里一堆的烟头,他心里很愧疚,可这是天生的,他没有办法欺骗父母,更做不到去跟一个女人结婚生子。

“你如果真的确定了你想要的,那我们不会过多干预你,毕竟人生是你的。”郑父表情很严肃,每次郑泽有什么重大事情要跟父母商议的时候,郑父都是这样,会替他考虑却从不多过干预他。“逼你娶个姑娘过日子,这是害了人家闺女,我们家做不来,只希望你能够找个能跟你过一辈子的,我们也就放心了。”

郑母在旁边抹眼泪,一语不发,却在郑泽走的时候将家里的存折赛进了郑泽的行李箱里。

那时候郑泽信誓旦旦的跟父母保证说他已经找到了那个人,用了父母的存款还有这些年的所有积蓄付了首付买了房,如今却又要将房子卖掉,郑泽不知道如何跟父母解释,只告诉他们自己最近搬家了。

父母从未见过成离,因为成离对见家长的事情一直比较排斥,郑泽也就没有逼他,这次跟成离分手郑泽也没好意思跟父母说,可没有想到却因此闹了个大乌龙。

郑泽看着眼前的场景,有点想捂脸苦笑。

“小深哪,多吃点,阿姨的手艺还是不错的。”郑母一个劲儿的往周深碗里夹菜,一边还不停的说着:“我们家阿泽平时就是不会照顾人,你平时多担待点,两个人在一起就要互相帮衬。”

周深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茫然,从善如流的吃着郑母夹到碗里的东西,还不时的夸奖点评几句,让郑母心花怒放,郑泽从来不知道周深还有这样一面。

因为郑泽早就跟父母说过他目前是跟恋人住在一起的,所以吃完晚饭周深要出门的时候郑母十分惊讶,“这么晚还要出门啊?”

周深愣了一下,郑泽还没来得及解释,周深就说:“我养了一只猫,隔壁邻居比较喜欢就抱过去养了两天,我打算把他先接回来。”

“我跟着一起吧。”郑泽赶忙说了一句。

“小两口感情真好。”郑母笑着念叨着。

郑泽跟着周深进了他的家门,一进门郑泽就赶紧道歉。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妈今天会过来。”

郑泽跟周深一起下班,正好两人是住在一起的,郑泽没有车,周深就会顺便载他一程,投桃报李,郑泽每天晚上做饭的时候也会邀请周深一块儿吃,时间长了,两人也就养成了一起上班,下班后顺便买个菜,周深直接在郑泽这里吃完晚饭再回家的习惯。

今天两人刚从电梯里出来,周深手里拎着菜,郑泽一边跟他讲冷笑话,自己笑得前仰后合的,抬头见看见了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等他的郑母,于是有了后面的乌龙的一幕。

“你是不是更应该解释,为什么你母亲会认为我们是一对?”周深一边从柜子里取出猫粮喂皮卡丘,一边说道。

“我是gay。”郑泽直接说,很显然现在想隐瞒也不太现实。“过两天我会自己递辞呈。”

“为什么,设计所并没有这个规定。”周深站起身朝郑泽一步步走进,笑起来,“我也是gay,他们都知道的。”

郑泽的下巴惊得一时间都忘记合上,“可,可是他们都没说过。”

“因为大家没觉得这有什么特意拿出来讨论的地方,时代在改变,你的父母都能接受你,你没有必要将自己关在笼子里,毕竟我们又没犯法不是吗?”最后一句话,周深距离郑泽极近,他几乎都能听见周深的呼吸声。

郑泽想到了自己当初选择跟父母出柜时候的理直气壮,这些年被成离的谨小慎微带得胆怯,那时的豪气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也被磨光了。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郑泽也由着周深陪他演了几天的戏,显然郑母对周深是极为满意的,临走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郑泽盯紧他,千万别放手。郑泽想苦笑,这么好的人压根儿就不是他的。

郑泽不是个会沉迷过去的人,可即便知道自己对周深是有些好感的,他也还没做到开始另一段恋情的打算。

郑泽刚刚忙完一个案子,正准备闭眼眯一小会儿,就忽然被一边的同事猛地拍了一下肩膀。

“靠,那个极品又来了。”同事一脸八卦的凑到郑泽身边,“这下周工又要放冷气了。”

郑泽正要问是谁,就见办公室里走进来一个人,穿着倒是清清爽爽的,像个大学生模样,只是那走路的姿势和脸上明显精致的妆容让人有些出戏。

郑泽也很吃惊,倒不是因为这人似乎跟周深有啥关系,而是因为他的前男友成离。

眼前这个男,士正是那天在他家客厅跟成离滚床单那位。

在看清郑泽的脸之后原本就被粉底打得很白的脸顿时更白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那男生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们认识吗?”郑泽倒是很坦然,也不打算揭穿他,“你看起来有点眼熟。”

“不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你。”那男生急忙反驳。

“哦。”郑泽点点头就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那男生走进了周深的办公室,不过十几分钟左右就出来来,眼眶红红的,临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郑泽一眼,郑泽一脸莫名其妙。

“哈哈,阿泽,他把你当成周工的情人了。”身边的同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他跟周工什么关系?看你们的反应,他之前来过很多次吗?”郑泽问。

“这人叫卢晓光,近段时间还算是安分的,这次隔了将近一个半月才来,之前他可是平均一个星期来一次。来了之后还对我们颐指气使,一副自己是老板娘的架势,被周工当众说了一顿之后才安分了这么段时间。”同事咂咂嘴,意犹未尽的准备继续说,办公室其他人也都凑了过来一副打算畅聊的架势,正好一个大案子刚完,比较闲。

“据说是周工从小就认识的,自从周工跟家里出柜之后就一直在追求周工,不过周工向来不鸟他。”

“话说只知道周工喜欢男人,从未见过周工男朋友啊。”

“我觉得阿泽不错,你看他俩同进同出,难怪那个卢晓光会误会。”

“我觉得他们说得挺对,我们很般配。”

偷听墙角的周所长,你这样好像不太好,郑泽有点心慌慌。

周深就跟往常一样将车停在设计所门口等郑泽,同事知道他们是邻居,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这一路上两人间的范围显得格外安静,郑泽今天也没了聊天的心思,沉默的坐在副驾驶上。

“我不喜欢卢晓光。”周深忽然说。

“嗯。”郑泽点头,莫名有点紧张。

“我明确拒绝过很多次,他非说要等到我找到男朋友才肯放弃。”周深又说。

郑泽更紧张了。

“我今天跟他说我找到男朋友了,是我的邻居,叫郑泽。”周深继续说。

郑泽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有点不受控制,他咳了一声,答非所问的说:“好好开车。”

周深哦了一声,又继续安静了。

今晚上郑泽没了做饭的心思,跟周深在外面点了点东西,也是一家面店。周深叫了两份牛肉面,结账的时候周深抢在郑泽前面付了款,说了一句:

“这次牛肉面算我回礼。”

郑泽有点蒙圈,完全没搞清楚周深在说什么,周深好心提醒说:

“那天我去嘉苑小区看一下工程进度,正巧那天车坏了,在面店门口等人的时候被老板送了一碗牛肉面,说是有位那只胖猫的主人请的。”

郑泽这才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好像还真做过这件事,原来以为是自己偶发善心,最后还是个乌龙,顿时更囧了。

“那只胖猫的主人后来逐渐住进了我的心里。”周深笑着说。

“我家嘟嘟很苗条,不要诬陷他。”郑泽匆匆说完这句话,也不等周深了,自己跑回了家里。

郑泽觉得一个大男人为感情这点事婆婆妈妈的实在不像样子,况且他确实也对周深有好感,再矫情就过了。于是在第二天坐上周深的车的时候跟他说:“好了男朋友,出发吧。”

周深笑了,还是很僵硬,却如郑泽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人一样,眼底尽是阳光。

“你为什么在公司经常板着脸?”郑泽好奇的问。

“他们说我笑起来太难看了。”周深无奈。

“确实有点奇怪。”郑泽回答,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周深似乎只在他面前这样笑,郑泽想想,也挺开心的。

在郑泽与周深确认关系的第二周,郑泽接到了卢晓光的电话,这家伙比较奇葩。

“对不起,我跟成离分手了,我把他让给你,你把周深还给我行吗?”卢晓光似乎带着哭腔,吐字并不是很清晰,不知是不是喝醉了。

“周深从来不是你的,怎么还?”郑泽边接电话边忙着上网给嘟嘟和皮卡丘买猫粮,回答得漫不经心,“成离跟你挺般配的。”也不等那边再说,郑泽就挂了电话。

在接到卢晓光的电话不久,在设计所的门口就碰见了明显在等他的成离。

成离是来求复合的,他手里拿着一枚戒指,说是要跟郑泽求婚,以后保证会好好跟郑泽过日子。

“你这么在设计所门口大张旗鼓,不怕别人发现了?”郑泽问。

“你们设计所的所长都是个gay,应该不介意这个。”成离无所谓的说。

“那传到你的设计所呢?最近两家好像在合作一个案子。”

成离顿时僵硬了脸色,有点犹豫的说:“不会吧。”边说着,眼神还四处张望了一下,手里戒指盒子也放低了些。

郑泽笑了,他觉得当初看上这么个人的自己一定是个傻逼,这时候周深的车子正好开到了设计所门口。郑泽绕开成离,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

“成离,你有哪一点比得上周深。”郑泽拉开车窗对还愣在原地的成离说,然后在周深的脸色亲吻了一下,“不过今天也要谢谢你过来,让我终于不傻了一回。”

两人消失在夜色中,郑泽看着周深,笑了笑:

生活果真如同一盒调味料,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种味道是苦还是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