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川藏北线--G317,踏上最后一条还没走过的入藏公路!--《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呆不住了

那就撤离

向家的方向

昨晚规划路线时发现,过了那曲之后,到索县之前,基本没有住宿点,要不就提早落脚住那曲,要不就只能赶500多公里到索县,为了能赶多点路,早上早早的就出发,在八廓街接上了四毛,就急急忙忙的出发上路。

接近城市的外围的,依旧可以看到生长得翠绿的矮树,沿着G109想着那曲的方向,路上的来往车辆不少。

没有惊喜的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外的世界变得荒凉起来,再难看到绿树,心却兴奋了起来,真正的西藏,现在才体现出来。你走过318,你以为318就是西藏,你走过丙察察,你以为丙察察就是西藏,其实,真正西藏的魅力,是在阿里,是在那片广阔的无人区。

行走在当雄的地界,慢慢的开始感受那份接近无人区的苍凉和雄浑,海拔逐渐爬升,云越来越低,变幻的云层,让身处其中的人的心情极度愉悦,向往的自由,如风一样在这里飞翔,开着车,在青藏高原的荒芜之地狂奔,是多少自驾者的梦。

当旅程的风景不再那么无味,开车就不再会打瞌睡,人变得精神起来,握着方向盘也有趣起来。中午开始翻越念青唐古拉山口,念青唐古拉山垭口,经过几次,却印象不深,每次都是匆匆而过,连留个影都没有,这次终于可以稍作停留,好好的看一看这个和米拉山一样的地位的垭口。

念青唐古拉山往西,是去圣湖朝神的路,往北,是到达无人区边缘的地带,往北再往东,是我回家的路,那条未曾踏足的川藏北线,和318齐名的过道317。

翻过念青唐古拉山垭口,一路坦途,望不尽的前路,看不腻的深蓝天空,一眼一个变幻的白云,压得低低的,是云下来了,还是路上去了。地表,依旧是西藏荒凉的世界,只是,开始显出草原的味道,光秃秃的地面,夹杂着片片草甸。

二当家查了一下青藏铁路的运行时刻表,发现下午2-3点有2趟火车经过,为了拍青藏铁路火车经过的照片和视频,找了一处绝佳观看火车的位置,等了半个多小时,看着火车从远处呼啦呼啦的来,又呼啦呼啦的远去,真的是一种不一样的感受。

藏北的天,如多变的女人,说变脸就变脸,几分钟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就变成了乌云密布,再变,那就是泼下来的暴雨。车远远的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变化,视觉冲击多么的震撼,车向前开着,就像要冲入灾难片中那片末日的世界去,缓缓进入其中,从暴雨的边缘通过,暴雨,泼在了路边看似不远的群山之上,感受呼呼的飓风,飘洒过来的微微雨水,这种感觉,是最初级的无人区的感受。终是明白,真正的户外人,为什么那么向往着无人区的世界,因为,在那里,你可以感受到生命的渺小,自然的强大, 经过无人区的洗礼,会去尊重世间所有的生命,去敬畏自然的力量,人会变得虔诚和和善。

过念青唐古拉山不远,就进入了那曲地界,一座大大的路标式石门矗立路上,这应该是近两年建造的,之前几次经过都没有印象有这个东东。可想而知,现在国家大力发展西藏地区,带来了各式各样更接近内地风格的建筑。

因为临近念青唐古拉山脉,那曲边缘地区的天气也变幻得厉害,厚厚的云层,狂狂的冷风,还有时有时无的暴雨,一路跟随,等不来风消云散,只能踩着油门向前冲。

冲出了阴云地带,飘逸的白云和蔚蓝的天空,再次出现,阳光不止带来了温度,还带来了色彩,原本还看不出精彩的藏北草原,在阳光下,换了一副模样,穿上了金黄色的外衣,初春的草原,夹在枯黄和翠绿之间,透出另一种味道,一种让人心醉的味道。

草原一望无际的方向,是可可西里的方向,如果不考虑太多的东西,带足汽油、食物,带着一股憧憬和冲动,不论生死,向无人区的方向冲去,去见这个世界的第三极,一个全世界几十亿人里没几个人能踏足的世界,那活着,我就有意义了。

在那曲转道向东,穿过那曲中心,看着已经没有任何印象的街道,怎么也想不起几年前徒搭经过这里的情景,找不到任何记忆中的蛛丝马迹,就像是喝醉了酒断了片,费尽力气也搜索不到一点片段。陌生的街道,晕了头脑,差点在市区中心迷了路,走回到新藏线上,转了几条路,才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出那曲,马上就见到了G317的路牌,心里非常激动,终于要踏上进藏的最后一条未曾走过的路,这条G317,在心里已经埋藏了多少年,念念叨叨数年,今天,梦成真了。

心里一直在想,G317,川藏北线到底是一条怎么样的路,险不险?风景好不好?能见到什么和G318川藏南线不一样的东西?很多的疑惑飘在脑中。

G317位于那曲以东,属于西藏东北地区,和青海南部接壤,一开始还延续着藏北草原的风貌,只是没有了一望无际的壮阔,多了一些延绵的小山丘。从那曲往东,除了十几座垭口,海拔一路下降,一直下降到成都的几百米。

G317反走,翻越第一座垭口,4900米的江古拉山垭口,如果从成都过来,这是317的最后一座垭口。

过了那曲,离索县还有200多公里,虽然零零散散的遇到一些小乡村,为骑行者的简陋的住宿点有,环境好一点的住宿点就完全没有了,太阳还挂在西边,7点多钟也还不到傍晚时分,继续往前开,决定今天不管多晚,要到索县再停了。

从天亮开到傍晚,从傍晚开到太阳西下,看着夕阳一点点的变化,直至世界没入黑暗,开了将近12个小时的车,还没有到达今天的终点索县。前方只有车灯照亮的一小片区域,四周都是黑乎乎的世界,心有点小慌,高原的黑夜,给人带来了极度不安的躁动。

在快到索县的时候,经过一处山谷,对面竟然亮着一大片的灯光,还有阵阵的噪闹声,不明所以,停了车,坐在车上研究着到底是什么情况,隐约能辨别出来的只是这是一片帐篷,到底是什么人聚集在这里就不得而知。当我们在停车时候,一辆司法的警车经过停在我们边上,吓了我们一跳,以为难道这是什么秘密的军事基地,我们发现不该发现的,要被抓了。其实呢,只是虚惊一场,警察叔叔看我们深更半夜,在黑布隆冬的山谷里停车,以为出什么事了,好心的停下来问下情况。

到索县县城,已经是晚上11点了,匆匆忙忙的找了个酒店,一个标间开价300元,吓得我们以为遇到黑店了,结果老板一句现在挖虫草的季节,我们顿时明白了,再细想,原来刚才那些帐篷里住的都是挖草人啊!哎,300就300了,关键有得洗澡睡觉。

安顿好住宿,就在酒店老板推荐的旁边的一家餐馆吃饭,点菜的时候和老板开玩笑说,我们只是路过的,不是挖虫草的,不要算贵哦,我们不是有钱人。

今天有点小累,开了15个小时的车,又破了纪录,刚躺床上一下就睡着了。

在初春时分的藏北草原

金黄的世界

一望无尽的天际

仿佛可以看到天的尽头

苍凉而壮阔的可可西里

只需我向西走去

就可以到达

我却向东离去

擦身而过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