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这份猫粮有点甜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 阮夏

禁止转载

南音眼馋街尾那家美容院的暹罗猫许久,自己想要养一只,却又总缺少点勇气。

害怕照顾不好它,更怕将来面对和它的分离。

然而,经不住猫咪软萌可爱的诱惑,南音终于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加入了一个宠物领养的微信群。

传言,群主是位坐拥千万粉丝的宠物博主,他的猫啊、狗啊也是网红大咖。

得知这一传言后,几乎与世隔绝了1年多的南音,不得不重新注册了微博、下载了抖音。她仔细地翻看了他微博上的每一张照片,愈发地羡慕他有猫可吸、有狗可调戏的美妙人生。

在他发布以“暖心”为主题的领养代替购买这一活动之后,南音几乎每天都幻想着,有了猫之后她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妙不可言。

这天,她早早地赶到活动地点,趁着活动刚开始,人还不太多,她准备速战速决。

然而,她刚进入人群,便被人认了出来。

男子捂着嘴,又惊又喜,“南音……真的是你啊。”

他飚着海豚音:“Oh!My God!我太兴奋了。”

众人的视线纷纷投来,南音低着头,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注目,从歌坛隐退之后,她几乎过着吃斋念佛、清心寡欲的生活。这样轰动、热烈的关注,着实让她不自在。

男子神情越发激动,眼看着整个人几乎向她扑过来。

南音本能地后退,她双手紧紧地攥着包带,内心慌乱又不安。她转身要逃,结果整个人重重地撞进了他人的怀里,男人身上有淡淡的薄荷香。

闻声赶来的记者和围观的人纷纷拿起相机、手机,甚至有人开始了现场直播。

“隐退女歌手偶遇疯狂男粉丝索取拥抱”这样劲爆又博眼球的话题,很快便吸引了无数人围观。

南音越发慌乱,她从包里摸出墨镜,急声向那人道了声“对不起”,她的话音刚落,他的外套已罩在了她的头顶。

就像穿上了有魔法的盔甲般,南音渐渐平静了下来,她仰起头,望向外套的主人。

他有着极性感的下颚线,鼻梁高挺,睫毛浓密而修长,一双如墨的眸子镶嵌在他如雕刻般的脸上,就他这张宛如韩剧男一的脸哪怕是在娱乐圈,也能成为顶级流量大咖。

看着看着,她那颗早已枯死的少女心,竟然不自然地跳动了一下。

南音快速地回过神,耳边男人的声音低沉似琴音:“跟我走。”

很快,网上又有了新的话题,“网红博主迟言秘恋隐退女歌手南音”。

秘恋?面对如此哗众取宠的字眼,南音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她关掉手机,抬起眼帘睨了一眼淡定品茶的某人:“群主?”

男人放下茶杯,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地回她:“鄙人迟言,俩狗一猫的……监护人。”

南音摘下墨镜,直接进入话题:“我想养只猫。”

“不着急。”迟言抿了一口茶,“你不觉得你应该先向你的恩人道声谢。”

“恩人?”南音蹙眉,“我是否也可以认为那位疯狂的男粉丝是你故意安排的,好让你上演狗血的英雄救美的戏码?”

“我安排?”迟言勾起嘴角,邪魅一笑,他倾身靠近她,压低声线道,“我对过气的女艺人不感兴趣。”

过气?南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不能输,她迅速地调整好情绪,回怼道:“彼此,我对网红也不care。”

这女人还真是……伶牙俐齿。

迟言随手丢给了她一个相册,“选吧,看上哪个直接抱走就行了。”

“多谢。”

“哇!”随着相册的打开,南音脸上的表情瞬间明亮柔和了许多,她忍不住感慨,“好多可爱的小猫咪啊。”

这两年,以领养代替购买的活动,迟言举办了六次,也有不少明星大咖参与,但多半是走个过场,拍几张照片便火速离开了。

她是第一个真心地想要领养宠物而出现在现场的人。

他的视线凝在她的脸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她,一年多以前,她宣布退出歌坛的前一晚,他和她在医院的花坛边曾有过一面之缘,那晚她躲在花坛边上抱膝痛哭,他本着怜香惜玉的绅士之举递了包纸巾给她。

当然,当时他还有另外的私心,他想看看是不是每个女人的哭泣都是梨花带雨,让人心疼。

灯光很暗,他并未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只是从轮廓上辨别出了她是谁。

只是,他没想到当时被众星捧月的当红歌手,在那一晚仿佛被世界遗弃了般,哭得如此悲痛欲绝。

调整好思绪,迟言再次倾身靠近南音:“有喜欢的吗?”

“这个。”南音指着一个折耳猫,声音温软,“我喜欢它,它的眼睛很漂亮。”

“它?”迟言凝眉,这只折耳猫是在三个月左右时被遗弃的,它被志愿者送到宠物医院时,几乎奄奄一息,即便是被抢救了过来,但它……他和她实话实说,“它右眼失明。”

“没关系,我就喜欢它。”

这世上哪有完美无缺的人和物。

比如她。

“OK。”

迟言很喜欢和做事干净利落、速战速决的人打交道,他伸出右手紧紧地握着南音的手,“我们咪咪以后就拜托你了。”

“你这话听着怎么像是要嫁女儿了。”

“你不懂,它们啊,都是我的心头肉啊。”说着,迟言忍不住挤出几滴眼泪来。

南音凉凉地提醒他:“戏过了。”

迟言收起玩味,认真地和南音交代照顾这只折耳猫的主意事项,南音拿出记事本,一一记下,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他喜欢舔酸奶盖。”

南音收起记事本,随口回应了他一句:“巧了,我也喜欢。”

可爱的女孩。

迟言凝望着她,他翘起嘴角,似是在隐忍着笑意,“和猫抢吃的可不是好习惯。”

南音抬起眼帘,撞见他如墨的眸子,那深邃的眸子似有魔法,让人移不开视线,半响,她才不自然地转移了话题:“我今天可以把猫带走吗?”

“当然,稍后我让我助理给你抱过来。”

“好。”

南音翘首以待,期待着她和猫咪的初次相遇。

随着房门被推开的瞬间,南音的心也被点亮了,她起身迎了过去,张开手臂,把小猫抱在怀里,抱着这软萌的小家伙,她的心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顾不得和迟言道谢,南音只想抱着她的猫回家,共享独属于她俩的时光。

透过玻璃窗,迟言静静地望着南音离开的背影,对于这些被命运遗弃过一次的小家伙,能再次遇到爱它的主人,是运气也是福气。

可这世上并不是每个小动物都能受到上天如此的眷顾。

回家后,南音拍了张猫咪的照片上传到了微博上,并为它起名九月。

接连两天,南音痴迷于陪九月熟悉新的环境,全然忘了她咖啡店的生意。

闺蜜小曼在电话里吼道:“顾南音,你不赚钱了?”

南音淡淡地回了一句:“没关系,我赚的钱足够养活我和九月。”

“九月?”小曼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极为暧昧,她放缓语气,“亲爱的,你有私生子这事怎么能瞒着我呢?”

南音忍不住翻了下白眼,她真是败给杨小曼同学的想象力了,“是猫,折耳猫。”

听到猫的字眼,小曼整个人如打了鸡血般,她打开免提,着手收拾行李,“你在家等着我,我这就给你送温暖过去。”

南音拒绝得很干脆,“别,我不希望你来打扰我们俩的幸福。”

“别这么见外嘛,好朋友就应该一起分享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小曼拉着她的行李箱不请自来,不顾九月的挣扎,她兀自抱着它自我介绍道:“九月,我是小妈咪哦。”

南音睨了一眼她放在门口的那个硕大的行李箱,发自内心地嫌弃,“杨小曼,你怎么动不动都要住在我家里?”

“当然是因为你家又大又豪华。”

南音凉凉地瞥了她一眼,这多年以来,她的脸皮还是这么厚。她拉着她的行李箱往客房走去。

“谢谢,亲爱的。”小曼抱着九月跟在南音身后,她似漫不经心地提起,却又一语惊人,“南音,你就没有打算给九月找个爹地,对了,我觉得和你传绯闻的那个迟言就不错。”

南音放下行李箱,回头怼了她一句:“就你会乱点鸳鸯谱。”

“我说的是真的。”小曼和她解释说,“网上很多人都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些话你听听就好。”

小曼继续说服她:“你俩的新闻出来后,我还拿你俩的生辰八字算了一卦,说你们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南音哭笑不得:“杨小曼,这种江湖骗子的话你也信。”

“我妈说这个人很灵验的,我表哥和我表嫂结婚前,我舅妈就找他算过,说他俩命中犯冲,不适合结婚,我表哥不听,结果俩人结婚不到一年,便离了。”

南音浅浅地叹了口气,她第N次怀疑自己交友的眼光。

小曼继续对她软磨硬泡:“不管怎么样,你和他交往一下,也没有坏处嘛。”

“杨小曼,你很烦呐。”

“所以啊,你找个男朋友。这样的话,我也能安心地结婚了。”

纵使小曼有千百个缺点,但有一点,她是真心实意地为南音着想。

南音终于松了口:“我尽量在你结婚前,摆脱单身。”

只是,这话说的,她一点底气也没有。

她还没有做好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的准备,她亦不确定她是否能再次不顾一切地爱上一个人。

此时,她并不知道,爱情来时是悄无声息的。

几天之后,九月突然出现了食欲不振、精神萎靡的状况。

南音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她从包里翻出迟言给她的明信片,没做犹豫,便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她急声道:“九月好像病了。”

彼时迟言刚从公司回到家,他扯掉领带,微微皱起眉头,耐着性子道:“女士,您打错电话了,我不认识什么九月。”

“迟言,是我的猫。”

迟言这才听出南音的声音,他拎起外套,边往外走边说:“把你家的地址发给我,我这就带个医生过去。”

“好。”

她的慌乱、不安,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渐渐平复了下来。此时,他之于她来说,就像一颗定心丸。

与迟言随行的是他的发小易玏,一个立志成为最完美的宠物医生的奇妙男子。

见到南音,他张开双臂就要给她拥抱,迟言伸手将他拦下,冷冰冰地问道:“给猫看病,你抱人干什么?”

易玏回怼道:“怎么,见到女神,我拥抱一下还需要向你报备?”

迟言强词夺理:“男女授受不亲,懂不?”

易玏凉凉地白了他一眼,“幼稚。”

转身,他在南音耳边低语道:“迟言这小子以前是你的粉丝。”

这一年多以来,哪怕南音再装得云淡风轻,可听到有人提起往事,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翻江倒海的难受。

倘若不是有难言之隐,没有人愿意在最好的年纪放弃自己最热爱的事业。

迟言的目光落在南音的脸上,那晚,他怕她想不开,一直跟着她到病房外,第二天,在她对外宣布退出歌坛时,他觉得事有蹊跷,便通过医院里的朋友打听到了一些隐情。

原来,在乐坛最炙手可热、被网友称为拥有天籁之音的南音,嗓子毁了,再也唱不了歌了。

就像舞者失去了双腿,厨师失去了双臂般,她也失去了她生命里最宝贵的馈赠。

易玏意识到说错话了,他打开随手的医药箱,迅速地转移话题:“九月在哪呢?我赶紧给它瞧瞧。”

南音把九月从它的小窝里抱出来递给了迟言,她低垂着眼帘,敛起情绪,“你们先给九月检查着,我去给你们泡杯咖啡。”

待南音离开后,迟言凉凉地睨了易玏一眼,“就你多嘴。”

“我还不是为了你。”明明心里喜欢人家女孩,既不开口说,也没有任何动作,他都替他着急,“绯闻都满天飞了,也不见你有任何表示。”

迟言似没听到般,他摸着九月圆滚滚的小肚子,喃喃道:“几天不见你这小家伙圆润了不少。”

易玏浅浅地叹了口气,他这发小啊,多完美无缺的一个人,偏偏对异性冷情得很,他一度以为他喜欢同性,就在他打算为了兄弟而放弃周围的莺莺燕燕时,他突然告诉他,他喜欢上了一个叫南音的女歌手。

打算变弯的易玏终于松了一口气,自此他对迟言的感情特别上心,偏偏天意弄人,南音隐退后,消失了一年多。

若不是前段时间,她出现在“暖心”的活动现场,和迟言上演了一场浪漫的偶像剧情,易玏还以为迟言会自此孤老终生。

厨房内,咖啡的香气渐渐驱散了南音心底的沉闷,她端着煮好的咖啡向客厅走去。

迟言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咖啡,她愣了一瞬,有些不太适应和他的互动,顿了顿,她偏过头问易玏:“九月怎么样?”

易玏收起医药箱,和她解释道:“没什么大碍,有点积食,喂它点有助于消化的药就好了。”

南音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对了,有时间,建议你带着九月到迟言的医院给它做个全面的检查。”

南音应了句:“好,改天我带它过去。”

闻言,易玏朝迟言挤了挤眼,无声地叮嘱他,“好好把握机会。”

成年人的世界里,喜欢来得容易,而爱却难以启齿。

似是猜测到南音不会主动联系他,迟言和旗下每家宠物医院的店长都交代了,如果南音带着九月来体验,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告知他。

这天,迟言刚从易玏家里出来,便接到了位于通朝大街一家宠物医院的店长打来的电话。顾不上回家换身衣服,他开着车火速赶了过去。

他是在停车场碰到的南音,彼时,九月已经体检完了,她抱着它正要打开车门上车时,看到他向她走了过来,她有些意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到了她身边。

他目光灼灼,她不自然地朝他挥了挥手道:“好巧。”

他故作淡定,声线却有些紧绷:“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

一秒、两秒……迟言的心仿佛被吊在了悬崖边上,他的视线凝在南音的脸上,只见她双唇微启:“日料可以吗?”

迟言松了一口气,他摊开掌心,才发现手心溢出了一层薄汗。

青春年少时,他曾有过两段并不美好的感情,而主动向异性示好,他却是第一次。

还未到饭点,店里人并不多,南音和迟言选了一间最里面的包间。

静谧封闭的房间里,南音突然觉得视线有些无处安放,她的视线四处游离,宛如初次恋爱的害羞的少女般。

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南音以为在经历了上一段感情后,她的心已经死了,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却让她再次心似小鹿乱撞。

这种感觉来得太突然,以至于让她有些错乱。

她甚至用一个词来形容此时的自己——意乱情迷。

然而,不同于青春期的直接、果敢,成年男女间的试探更多的是暧昧。

饭后,迟言以送九月玩具为由,邀请南音去了他的工作室。

她是在他书架的第三层看到了她的专辑以及她所拍摄的杂志,人人都有虚荣心,她的心在这一刻,仿佛被什么填满了,既感动又幸福。

迟言从中抽出一本美妆杂志,眯着眼睛回忆道:“记得当时我和易玏打赌,他要是输了,就买10本杂志给我,我要是输了,就请他吃一周的饭……”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那几年,南音最早学会的是微表情语言,俗称察言观色。

迟言这个活在镜头下的男人,习惯了戴上面具示人,也唯有在提到易玏时才会彻底放松下来。她说:“你和易玏关系很好。”

迟言颔首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人活一世,知己难寻。

“怎么,你们俩有进展了吗?”易玏边在玄关换鞋边迫不及待地打听消息。

迟言慵懒地靠在沙发,他刚洗完澡,白色的浴袍下胸肌半露,他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声线沙哑:“要喝点吗?”

易玏拿出手机,就在他打开相机的那一秒,迟言突然正襟危坐,冷眼望着他:“来,拍啊。”

易玏收起手机,整个人往沙发里一躺,低声道了一句:“没意思。”

迟言倒了杯红酒给他:“喝点儿。”

易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顿了顿,他突然兴致大发:“迟言,我给你说,这男女之间的感情,最忌讳的就是暧昧期过长,表白一定要及时,不然的话,这好姑娘都成别人怀中的美人了。”

迟言凉凉地打趣:“听你这话,看来是经验之谈。”

易玏懒懒地闭上眼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答非所问:“今晚我睡你家沙发。”

迟言丢给他一个毛毯,随口交代道:“早上起来记得喂猫喂狗。”

夜已深,迟言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他很是羡慕在爱情里进退自如、运筹帷幄的人,而他明明才跨出一小步,却已经迷失了方向。

同样失眠的还有南音,她很怕,怕到了最后这场游戏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在爱情里受过伤的人,就像被拔掉刺的刺猬般,哪怕身穿铠甲,却没有了最初的勇敢。

后来,易玏实在是看不下去,便联合小曼出谋划策,逼着迟言和南音走出各自的舒适区。

趁着酒劲,易玏装作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迟言,你不是想带着你的猫和狗去自驾游吗,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最迟下周一。”

易玏被他的话惊得语无伦次::“你……你怎么不声不响地就准备好了,连我也不告诉。”

“这么惊讶干什么?”迟言看了他一眼,“除了你随身的医药箱,你不是也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嘛。”

“那你也不能不提前告诉我啊。”

他和小曼早已为策划好了自驾游的路线,就连假装偶遇的地方他们都想好了,这下可好,迟言一句话,他俩的努力都化为泡影了。

迟言反问道:“怎么,你有安排?”

易玏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想带上个朋友。”

“可以。”迟言无所谓,旅行嘛,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更有意义。

易玏避开迟言的视线,快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小曼发了过去。

第二天,南音刚起床,小曼便敲开了她家的大门,她睨了她一眼:“看你这装扮打扮要出去旅游啊?”

“聪明。”小曼拽着南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不是一直想去自驾游吗,下周一咱们一起去好不好?”

南音摇头拒绝:“现在我更喜欢宅在家里。”

小曼亲昵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双手攀着她的手臂,拖长尾音撒娇道:“小音音……你就允了我这一次,好不好?”

南音受不了她突如其来的撒娇,她努力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臂:“去,我去还不行嘛,你赶紧放开我。”

小曼得意地翘起小腿,欢呼道:“OK,搞定了。”

出发的前一夜,迟言把易玏的手机号和微信号都发给了南音,他还刻意强调说,这几天我和易玏出去玩,如果九月有什么问题,你联系不到我的话,可以联系他。

南音是在第二天早上出发后才看到了他的信息,她看了一眼在她身边安睡的九月,心里暖暖的,斟酌良久,她回复他:“好,谢谢。”

彼时,迟言和易玏已抵达郊外的约定地点,就在迟言牵着他的两条狗遛弯撒尿时,南音和小曼的车也停了下来。

易玏走过去替南音打开车门,她看到他,一脸的惊讶,“你……怎么会?”

易玏侧开身体,指了指他身后的豪华大型房车:“自驾游。”

“汪,汪……”熟悉的狗叫声由远及近传来,南音抬眼望去,她不可置信地望着跟在狗身后阔步走来的迟言,阳光下,身着白色长T的他,身上泛着淡淡的光。

车内,小曼朝易玏招了招手,他心领神会地跳上车,关上车门的刹那,他冲迟言说道:“我们先走了,你们赶紧跟上来。”

迟言望着同样懵圈的南音,这才意识到他们被设计了。

他打开车门,先让狗狗上了车,而后打开副驾驶,转身对南音说:“还愣着做什么,上车。”

封闭的车厢内,就算有猫猫狗狗,她和他两个人,想想气氛都尴尬。可南音还是硬着头皮,坐上了迟言的车。

“听歌吗?”

“好。”

“你和他,我和你,这是个讽刺的交集……”

陈奕迅的《婚礼的祝福》。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首适合此时听的歌,很快迟言便换了一首歌,是范逸臣的《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我可以这样问你吗?

静默的空气里有一丝尴尬。

易玏,迟言咬牙切齿,昨晚就见他在车上鼓捣了好一会儿,他还好心地以为他在检查有没有什么遗漏,没想到这家伙偷偷地换掉了他的歌单。

过了好一会儿,南音评价道:“你的选曲很独特。”

迟言清了清喉咙,甩锅给正酣睡的狗狗:“它们比较喜欢听这些歌。”

“喵~”苏醒的Seven,替两只蠢狗抱不平。

南音将头扭向窗外,她紧抿着嘴唇,似是在强忍笑意。

“想笑就笑,别勉强憋着。”

南音一脸无辜,“我没……”话还未说完,她突然像被人点到了笑穴般,颧骨升高,嘴角上扬,哈哈大笑起来,良久,她捂着肚子道,“你怎么能把锅甩给狗呢。”

一向喜静的迟言,此时才发现,原来笑声可以填满所有的空虚。

“早知道,我应该在车内安个摄像头。”易玏的语气里难掩懊恼,“或者装个窃听器什么的。”

小曼转过身直勾勾地盯着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房车,“真的好好奇他俩在聊什么,进展到哪一步了。”

“这次如果他俩真的成了,我也算是对得起迟阿姨临走前的交代了。”

小曼嗅出了八卦的气息,她反问道:“此话怎讲?”

“阿姨临走前最担心的便是迟言的婚事,偏偏这小子女人缘极差,所以我就勉为其难戴上假发、换上女装,假扮了他的临时女朋友。”

小曼忍不住感慨道:“怪不得女生都喜欢YY你们这些漂亮的男人,原来都是有根据的。”

易玏郑重地提醒她:“说什么呢,我是直的。”

小曼并不打算和他耍嘴皮子,“对,你是直的,所以你哥们迟言是南音的。”

再次被提到的两个人,突然觉得耳朵有些痒,不约而同地摸了摸耳朵,意识到彼此动作的两个人相视一笑。

刹那间,就连蠢萌的两猫一狗都嗅到了粉色的气泡,三双漂亮的眸子盯着迟言和南音来回看。

“我们要不要试着交往看看?”这话他没有一分的把握,他只是知道,如果他错过了她,他会后悔一辈子。

“嗯?”南音怀疑自己听错了,她不可置信地盯着迟言,不太敢相信这是他说的话。

他有些失落,“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

南音打断他的话,“我……愿意。”

似有烟花在耳边绽放般,那绚丽多彩的颜色映入迟言的眼球,他勾起唇角,笑容浓郁。

疯了!她双手掩面,喃喃道:“真的是疯了,我怎么就……”

迟言伸手牵过她的手,握在手心,嗓音温润:“我陪你一起疯。”

如果爱是一场疯狂的游戏,他愿意牵着她的手,陪她一起入场。

南音佯装听不懂,她岔开话题:“九月还在前面那辆车上。”

他好不容易酝酿的温情,被她的一句话给打断了:“顾南音,你……”

迟言拨通了易玏的手机:“找个地方靠边停车,把九月抱过来。”

小曼抱着九月愈发圆润的身体,贴在它耳边叮嘱:“九月,你未来的爹地是谁,就靠你了啊。”

九月极为爽快地“喵”了一声。

“乖,事成后我免费给你制订瘦身计划。”

似是听懂了易玏的话,原本正在享受小曼五指按摩的某胖喵,惊恐地瞪圆了它的眸子,在车窗被打开的瞬间,它快速地跳进了窗外迟言的怀里。

“喵”,九月把头埋在迟言的胸口,似是在抱怨他来得迟了。

他低头望着它,眉眼温柔,“可爱的小家伙。”

两猫,两狗,一双人。

属于他们的旅程这才刚刚开始。

傍晚时,车子在一家农家乐前停了下来,与他们一同抵达的是一个来自B城的自驾游车队。

饭后,好客的老板点燃了篝火,众人载歌载舞,似相识已久的友人般有说有笑。

这是南音不曾体验过的生活,她孤独得太久了,甚至从未想过要走出她为自己圈定的舒适区,若不是他,她或许永远不会有勇气去认识新的人,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迟言的视线落在南音身上,她一袭长裙,在人群中轻盈的像个蝴蝶般,须臾,她走到他身边,向他发起邀请。

他站起身,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语:“你好美。”

他的呼吸拂在她的脸上,她不自然地低下头,她还不太适应他偶尔的情话。

目睹全程的易玏,再次助攻:“Kiss……Kiss。”

闻言,小曼也随着易玏起哄,一时间,迟言和南音成了全场的焦点。

南音害羞得抬不起头,她将脸埋在迟言怀里,双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服。

迟言再次凑近她的耳边,他嗓音低哑,极具诱惑:“不如我们遂了大家的心意。”

什么叫遂了大家的心意,南音忍不住腹语,难道不是你想亲我?

就在她神游的瞬间,迟言突然俯下身,他的脸近在咫尺,她不自然地吞了下口水,下一秒,她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小曼惊呼:“南音威武。”

她的唇似果冻般,软软的,他双手捧着她的脸,温柔地在她唇上辗转。

这一瞬间,世界好像静止了般,她听到他在耳边说:“南音,你是我最爱吃的甜点。”

不甘被冷落的九月突然跑到迟言和南音的脚边,它仰着头,喵喵直叫,似是在说:“爹地,我的呢,我的甜点呢?”

迟言弯腰把它抱起,他亲昵地在它耳边说道:“九月,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喽。”

闻言,南音踮起脚尖,飞快地在它脸颊亲吻了一下。

九月捂脸,这甜点有点齁。

爱情|悬疑|现实|灵异|更多

⭐每天读点故事APP⭐

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