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在亚青看了一场天葬,看生死之间的那些事!--《2018猫粮中国边境游记第一季》

我叫猫粮

以下是我《中国边境游·第一季》的图文记录

自驾不易

拍摄很累

请体谅我的艰辛欢迎转载

切勿商用

先来BB两句

想想都激动

就想着一件事

冲向亚青

去最近距离的看一场天葬

带着对天葬的期待从白玉县城出发,依旧是阴天,心情却没有受到影响,前面有重头戏等着我们,只想早点看到真正的天葬。沿着金沙江开了一小段路,然后向东拐入山谷之中,偏离了主要道路,路况变得复杂起来,时不时就有要绕道的土路便道,颠簸不已。

川西的藏族民居,和西藏的房屋有很大的区别,看上去整洁许多,而且高大上,说明这里的人们生活水平还是比西藏地区的好很多,毕竟得益于四川经济发展速度和水平比西藏的高。

跨过了金沙江,眼里的世界中多了许多的翠绿,植被明显多了起来,有了高高低低的树木,如果说西藏的风景是雄浑豪气,那这里开始有了绿水青山的灵动,水映山绿,山衬水清,少一分豪迈,多了一分雅致。

四毛说前往亚青的路上,可以见到很多白塔,果真如此,而且比我预想的要多,每一个村子最少都有几个白塔,没开一个小时,就看到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白塔佛塔几十个,数量之惊人,在别处真没见过。

3000多米海拔的高原之路,路好车少,车开起来速度呼呼的,一种纵横天地的豪情,尽在脚下的油门上,今生无望于开飞机飞翔天际,只能寄于汽车奔跑于大地。

经过一个村庄,三岔路,一路通往亚青,一路转向德格,地势平缓之后的川西高原,一片绿油油的草原,虽然比不上3天前的藏北大草原,但也是一片让人舒心的景象。在草原上一路狂奔,越来越接近亚青,看到离亚青还有7公里的路牌,心情激动之中带着紧张,激动的是马上就要可以到亚青看天葬,紧张的是是否能够承受得住四毛所说的最近距离看天葬所带来的震撼感,将至而喜,未至而忧。

亚青作为藏区重要的佛学院之一,和色达的五明佛学院齐名,自然也是在维稳的名单之中,藏区的不稳定因素,就在于某些不安稳的僧人,虽然大部分的僧人都是心存佛理,却不得不防那些隐藏着寻找机会煽动的不良分子,所以进出亚青的检查异常的严。在过检查站的时候,车刚停下摇下车窗等待检查询问,检查的武警就端着枪走过来,还没到车跟前,就听到枪上膛咔嚓清脆的声响,心吓了一跳,行走江湖这么久,第一次遇到检查站检查车辆的时候给枪上膛的,就算是在边境的时候,也没这样的情况,说明亚青情况还相当的严峻。

进入亚青,远远的就看到金灿灿的大佛塔和山上那尊大佛像,只是心全在天葬上,四毛带着我们直奔天葬台。和其他地方的天葬台不同,亚青的天葬台连个看门的都没有,敞开着让人进去,里面只有一个年老的天葬师,看到我们进来,出来询问,只会几句简单的普通话,沟通有点困难。耗神的和天葬师聊着关于天葬的事,知道今天还不能确定有没有天葬看,要看有没有人送来死者的尸体。在天葬台走了一圈,安静的天葬台上,地面透着一股味道,仔细看去,还有一些碎骨残留在地面,天葬台后面的山上,蹲守着十几只秃鹰,盯着我这个打扰他们清净的人,那眼神就好像等着吃肉的猛禽。

呆了半个多小时,看不到一点有人来的希望,失望之极,无奈准备离开去亚青寺看看,临走前看到年老的天葬师身子骨不那么灵活,把车上的药物和食物分了一些给他,好心换来好报,天葬师告诉我们,在亚青寺逛的时候,要是看到这边天上有秃鹰盘旋,那就是有天葬要开始了,我们可以赶回来看。

为了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好好的逛下亚青,在外围的停车场找了唯一一家饭馆吃了顿饭,没有荤菜,只有斋菜,将就的点了几个素食,填饱了肚子。

本来想着把车停在停车场,然后深入到亚青去逛一圈,结果四毛说还是不要了,想深入亚青,得在这里住上1-2天才够,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家里有事还要赶回去。开着车开始在亚青里面乱逛,红色的房子近看没有远看那么壮观,反而给人一种落差的感觉,邋遢狭窄的巷子,破旧斑驳的墙壁,崎岖泥泞的土路,只是多了许多来来往往求佛学的僧徒们,他们生活其中,让这整片的红房子充满了一种虔诚的信仰,就像开始打算的那样,深入到这里面去,才能真正的了解亚青,远观看的是艳丽的外表,近观看的是深邃的灵魂。

半山腰有一个一个的小屋子,这是僧人们苦修的地方,当需要冥思之时,就把自己关进这个小屋,不管白天黑夜,不管风霜雨露,不管人来人往,灵魂游离在虚无之中,探索佛学真谛,走出小屋之时,总带着悟出的感悟。

上到山顶,看到了那座远远就看到的巨大金佛像,走近了看,除了震撼,心里自然的升起一股敬畏之情,只是不识得是哪位神仙。

当站在高处,俯瞰亚青,一番不亚于色达的景象出现在了眼前,色达位于山谷,自下而上,错落而建,呈现立体的美感,亚青铺于平地之上,从前而后,大气磅礴,呈现广阔的气势。亚青主要建筑群分为亚前斗和亚后斗,亚前斗的小房子依山坡而建,从山脚建到山腰,亚后斗的小房子依平地而建,从北边建到南边,成长椭圆形,从高处看就像一个圆形的圈子,里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房子,中间一条直直的道路,把圆平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呆呆的看着眼前这美得无法言语的亚青,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去一趟色达了,原来就是这种感觉,让我对色达有多了几分的向往,一定会去的。

风云骤变,前方洒雨的乌云飘向亚青,顿时狂风大作,吹得人站都站不稳,雨丝绵绵,淋得人肌肤发颤。正当我撑着伞站在山的边缘之上,欣赏着头顶的风雨和脚下密集的红色的亚青,远处躲在石头下避雨的四毛和二当家,冲着我大声喊叫,声音淹没在风中,听不清,只看到他们比划着向某个方向指去,追随着他们指的方向望去,远远的天空之中,出现了很多个黑点,就像是鸟儿在盘旋,一时没反应过来,突然想起天葬师说的话,心顿时明了,那不就是天葬台的方向吗!那不就是准备觅食的秃鹰吗!那不是天葬要开始的节奏了吗!二话不说,收了器材叫喊着下山开车,赶往天葬台。

开飞车飞向天葬台,僧人们已经开始念经超度,天葬师把尸体放在天葬台上,正在准备工具和材料,秃鹰一部分盘旋半空,一部分在山上走来走去,虎视眈眈的看着地面的那具尸体,送死者来的人拦在秃鹰和天葬台之间,护着不让秃鹰在天葬师还没处理好尸体之前冲下来。而我们就站在离天葬台10米以内的距离,看着天葬师开始拿着斧头和砍刀,在尸体上做各种处理,那一刀一斧,皮开肉绽,肠子内脏从身体里留了出来,看得我们心惊肉跳,时不时还别过脸去不敢看。天葬师年老,有时一斧头砍进身体,斧头被卡在骨头里,连拔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天葬师准备好一切,护着尸体的人一让开,山上那一群盯了许久的秃鹰以百米的速度一窝蜂的冲向尸体,天上盘旋着的秃鹰俯冲而下,顿时间天葬台如战场一般,上百只的秃鹰,争抢一具尸体,你争我夺,血肉横飞,连天葬师也得加入其中,一些秃鹰无法消化的,天葬师还得从秃鹰嘴里抢回来,然后经过二次处理,再扔进去给秃鹰。

不消半个小时,上百只的秃鹰就把一切消灭得一干二净,地面干净得连根骨头都找不到,这一场天葬,任何人来看都会惊心动魄,面对的死亡的恐惧,死后化作虚无,入了秃鹰的肚子,最后又终将落回大地之中,世间生死循环,一切淡然,自无畏惧,生死本有命数。

天葬的秃鹰还没散去,又一个人开着摩托车来到,后座上还绑着一个麻袋,以为是来和天葬师闲聊的,结果知道麻袋里又是一具……,好吧,天葬还需要排队的,摩托车后面还有一辆面包车。想要天葬,没钱的就如摩托车般麻袋装着拖了就来,有钱的就如面包车般请了僧人念经超度。

心里承受能力不够,看一场天葬心里就已经忐忑忐忑,天葬师看到又有两场要搞,跑过来问我们可以继续看,我假装看了下手机,连忙摇摇手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呢,就不看了,灰溜溜的道别离去。

亚青之行算是完美,了了一半有余的心愿,可以踏实离去,四毛说亚青有一条路可以直达甘孜,只是他几年前走的时候是土路,还要翻一个垭口,可能要花个4-5个小时,在出检查站时特意询问了一下武警,得知路已经修好了,隧道也已经在去年通车,不需要再翻垭口,到甘孜只需要2个小时足够,开心得我们啊。

出亚青之后,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海子,又遇几处很大的石画佛像,之后一路都在高原之上飞奔,道路平坦,随海拔升高,云层压了下来,如暴雨即将来袭。

如武警所言,直接通过几公里长的隧道,不用翻垭口,而且路好车少,飙着70-80速的车,开了一个小时就到了亚青境内。

到达甘孜县城已经快6点了,抱着一丝希望进县城找邮局盖邮戳,其实……套用二当家的话就是:你丫的就是没来过甘孜,想进城看一看,打个卡!啧啧,是滴呀,怎么说以后都可以和别人说我到过甘孜嘛!到邮局和二当家预料的一样,人家已经关门下班了,盖不到邮戳,满足了心愿,在县城里逛了一圈,享受了半个多小时的红绿灯和塞车的美好时光,然后就回到317上,继续向着色达的方向奔去。

出甘孜不远,导航有一条近路可以直接到色达,到了岔路口一看,压平的沙土路,停车想找个路人问问路况,结果等了10几分钟,拦了几辆车,都说不知道,近路到色达近200公里,路况不知道如何,要是路况不好,200公里赶夜路最少也得4-5个小时,说不定再出点意外什么的,晚上都只能在车上过夜了,想想还是算了,走常规路线到炉霍再转道色达吧。

越往东走,天气越来越差,川西草原的美被掩盖在了阴云之中,远方如墙般连绵的山,也被云层遮住了山尖。这天气让我犹豫还要不要去色达,如果明天还是这样的天气,去到色达也看不到我想要的感觉。刚到炉霍,还没找好住宿地方,就哗啦啦的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花了半个来小时,在雨中满大街的开着车,终于找到了环境稍微好点的酒店,洗个爽爽的热水澡,坐在窗前,泡壶热茶,看着外面的大雨,纠结着明天的行程,是继续往色达,还是直接前往成都。

正当我犹豫不决之时,二当家收到朋友达西的消息,明天他将带着他老婆小霍从成都出发,开始骑行川藏线,据说这对人物在N年前就骑行了新藏线,而且是因此而喜结良缘,听说我们明天在回成都的路上,为了要来我们的汽车上蹭点汽油,询问了我们的路程,果断的决定放弃色达,忽悠达西说明天路上见不到我们,然后我们打枪的不要,偷偷的到雅安的路上去堵他们,哈哈!三个人开始密谋明天的计划,一想到明天堵路成功的那个画面,得多喜庆呢,而且还有二当家今天得到的200多块钱的稿费,能吃一顿美美的雅鱼,哎呀,生活怎么突然这么美好。

不为猎奇

面对死亡后

肉身的灰灭

生死之间

看淡世间情仇

开心的走下去

淡然的离开

我要上路了,你在哪呢?带我吃大餐逛窑子呗!